金桔芳女士访谈:华东师范大学教师、2016年傅雷翻译出版奖得主 [fr]

2016年11月26日,坐落于北京市中心、曾是明代印经厂的东景缘酒店里,第八届傅雷翻译出版奖揭晓。本届共有12部翻译作品入围。

这12部作品经过了评委会的仔细分析、比较和挑选,它们都有一个基本共同点:都是译作者富有创作性的、凝结了心血的作品,是使法国文学作品能够在中国广泛传播的媒介。今年,傅雷翻译出版奖花落两部由法语翻译成中文、并在中国出版的作品。文学奖奖项授予克洛德•西蒙《刺槐树》的译者金桔芳女士,该译作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金桔芳女士是华东师范大学的法语教师,此次她也接受了我们的访谈。

JPEG - 388 kb
Jufang Jin

您的读者希望能够多了解您,以及您的爱好。您可以稍作介绍吗?

我现在是华东师范大学的教师,同时华东师大也是我本科的母校,我在华东师大的法语系度过4年时光后赴法国巴黎三大深造,获得比较文学的硕士和博士文凭。正是在这段留学期间我接触到了克洛蒂•西蒙的作品。至于我的个人爱好…我比较喜欢美食。我常自己在家研究美食,同时我也喜欢看电影。

法语是公认的比较复杂且难学的语言,那您为什么选择学习法语,随后又选择当一名法语教师呢?可否讲述一下您与法语之间的故事?

这里又要重提我对电影,尤其是法国电影的热爱了。90年代后期我念高中,在那个年代网络上的外国电影并没有现在这么丰富,但是电视上有时会播放译制法国电影,比如《最后一班地铁》、《玛戈皇后》、《芳芳》、《尼基塔》、《恋恋山城》、《甘泉玛依》等等。这些与我们常看的中国电影或者美国大片如此不同,深深吸引了我。所以我最初是为了能够不看字幕就能看懂更多的法国电影而选择学习法语的。就是这样简单的一个动机,但是随后法语却变成了我学习的目标,随后又变成了我的职业。

翻译一部文学作品需要译者有杰出的写作能力,而这也是2009年以来傅雷翻译出版奖所嘉奖的能力。是什么动机促使您在2016年报名这项知名奖项?

我承认能得这个奖项对我来说是始料未及的。最初是我的出版商提出把我的翻译稿上交给傅雷奖评审委员会,我说“好吧”,然后我就只填了一些表格…

您凭借翻译克洛德•西蒙的《刺槐树》获得了傅雷翻译奖文学奖,而这部作品与我们不仅跨越了时间(大约一个世纪),也跨越了空间,为什么一开始选择翻译这部作品?您可以简要介绍您的翻译经历吗?

《刺槐树》是我翻译的第一部文学作品。在此之前,我曾翻译过演员让•皮埃尔•卡塞尔的回忆录,也翻译过巴黎三大教授让•贝西埃的文学随笔。我之所以选择翻译《刺槐树》,首先是因为其作者克洛德•西蒙是我的论文主题。克洛德•西蒙是一位引人注目的作家,非常有深度,地位也举足轻重。我相信他对于生死、对于历史和时间的思考能够引起同样经历过二十世纪动荡的中国读者的共鸣,然而非常遗憾,中国读者对于克洛德•西蒙却知之甚少。《刺槐树》这部作品凝结了作者的主要题材,所以我想把这部作品介绍给中国读者。我知道不论是中文版还是法文版,这部作品都有些晦涩难懂,但是克洛德•西蒙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位作家。与此同时,作家的文风和语言风格也深深吸引着我。所以翻译这部作品对我来说既是挑战又是抵制不住的诱惑。我对自己说:“能够翻译西蒙的作品真是太棒了!”西蒙的作品之于我,就像是鱼饵与鱼。

翻译这部作品占用了您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对于您来说,您在把法语作品翻译成自己的母语普通话的过程中遇到的主要困难是什么?您对于未来想要参加傅雷翻译出版奖的的译者有什么建议吗?

我认为译者在翻译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是因作品而异的。翻译哲学作品肯定和翻译文学作品是不一样的,翻译十九世纪的小说与翻译二十世纪“新小说”时遇到的困难也是不一样的。翻译克洛德•西蒙等作家的作品时,首先要对作家的作品有深入的研究,而他的作品本身就不是太好读懂。当然,西蒙作品的特点就是句子往往绵长地简直没有尽头,所以在译者在翻译时要进行加工再处理(拆分,重组...)以便形成一句正常的中文句子。但是最重要的是要设身处地,站在作者的角度思考他想通过作品传达什么思想,这样才能决定译者运用什么翻译技巧和策略来翻译这部作品。

傅雷翻译出版奖负有盛名。通过传播优秀书籍和翻译,它为中法文化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作为译者,我们需要用眼、用心去翻译:用慧眼发现好书;用心感受图书,把它翻好。必须强调的是,虽然傅雷翻译出版奖能带来很大的荣誉,但是翻译目前仍是一个需要巨大投入、工资却很微薄的寂寞工作。我们必须有责任心。

JPEG - 887.9 kb
Jufang Jin à gauche sur la photo

采访撰稿:Charlotte Hyvernaud和Camille Corduan

《刺槐树》

克劳德•西蒙著,午夜出版社

金桔芳翻译,湖南文艺出版社

这本小说的空间跨度很大,从马的加斯加到比利时,从西班牙到莫斯科;时间跨度也很大,跨越了一整个世纪。但书名中出现的百龄刺槐树依旧挺立在法国南部一座老房子的花园里。正是在那座房子里,曾经有一个祖先因为吃了败仗而自杀。也正是在那座房子里,一名女子度过了青春时光,之后不顾礼节和一个出身于汝拉山脉农民家庭的军官结婚。1914年8月的一天,这名军官离开那座房子上了战场。二十五年后,她的儿子也是从这座房子离开打另外一场仗。作者透过窗户看到刺槐树的叶子在微风的吹拂下簌簌颤抖,于是在某一晚决定开始写作。

最新修改 07/06/2017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