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4日:一个国家与人民的节日的来历

1880年,第三共和国使法国拥有了自己的国庆日——7月14日,以作为对1789年7月14日攻占巴士底狱(Bastille)的胜利的纪念。庆祝这一天,是要将所有的法国人聚集在祖国祭坛的周围,同时也是为了回应1790年7月14日的联盟节,那是民族和解的同义词。这一庆祝所构成的人民的节日很快就在最大多数人中确立了其永久的地位。

1880年5月21日,巴黎市国民议员本杰明•拉斯帕尔(Benjamin Raspail)提交了下列法案:“共和国确定每年7月14日为国庆节”。6月18日,众议院通过了这一提案,同月29日,参议院也批准了该提案,这项法律于7月6日颁布,当时,内政部长已组建了一个委员会负责制定那一天的计划,以便使这个停工的节日从第一年起就成为全国性的节日。于是,在整个法国,各个城市都被鼓励根据自己的财政预算,以及各自的意愿,在学校里搞非宗教性质的庆祝活动、举行共和国塑像揭幕式、给穷苦人分发食物、布置照明装饰、敲钟并悬挂彩旗,以及检阅部队等等。而且,军队也应该实际地参与这一节日,这会把所有那些因为色当惨败之后失去阿尔萨斯和洛林省而悲伤的人团结在一起,而色当的惨败也导致了法国军队于1870年向普鲁士投降,以及 1871年5月10日法兰克福条约(Traite de Francfort)的签订。

JPEG

当然,保守派占多数的那些城市不乐意纪念它们的官员们所不愿接受的那种世俗和共和的“意识形态”。君主制的拥护者和天主教徒们认为大革命是对历史犯下的罪行,而对他们来说,1789年7月14日这一天更多的是悲剧,而不是史诗。他们拒绝认为,那一天人们争得了自由,公民得到了解放。在象征着国王专制的巴士底狱要塞投降的那天夜晚在首都街道上胜利行进的队伍,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些暴民的集会。然而,这种态度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是有局限性的,因为1790年7月14日也是这一节日不言而喻的参照,一些报刊杂志把这个日子看成祖国的节日,因此也是其反对者的节日。实际上,自1878年5月份,一位共和党人甘必大(Gambetta)的信徒就在一个有4000多人出席的大会上宣称:“1789年7月14日,法国人民取得了自由。但是,哪里才是我们父辈伟大的光荣呢?是在1790年7月14日的战神广场(Champ-de-Mars)上。从那时起,法兰西民族建立起来了”。

1790年7月14日联盟节(Fete de la Federation)成了一个广泛的博爱运动的高潮。在巴黎,战神广场被改建造成一个宽阔的圆形阶梯剧场,剧场中央是竖立在土台上的祖国祭坛,约30万人参加了那次集会,其中有14000人是代表全国前来参加联邦节的外省代表。在祖国祭坛上举行的纪念弥撒结束之后,美国独立战争的英雄拉法耶特(La Fayette)以前来参加联邦节的代表的名义宣誓,法国人要相互团结起来,并和他们的国王一起捍卫自由、宪法和法律;随后,国王也宣誓遵守国民议会颁布的宪法。在外省,在市政府倡议下,所有居民聚集在一起,在同一时间,共同宣读了这个盟约。这样,公民们在一种同样的爱国主义热情中,接受了他们自己的节日。那时候,国家的统一不再是一种概念,而是一种实际的状况,但是,一些血腥措施,而首先就是1793年处死路易十六,使得这种统一在许多年中变得很脆弱。

1880年7月14日,在拖延多年后,法国向重组的军团颁发了的军旗,这一天应该是国家在爱国主义的旗帜下重新站起来的节日。1870年在普鲁士前线丢失军旗所造成的创伤,只有一个特别具有象征意义的节日能够消除。在集体记忆的基础上,保证全国团结一致,并恢复法国军事强国的地位,这就是这个国家节日的首要作用,它确立了对“玛丽亚娜”(Marianne)的崇拜,那是共和国的人格化。玛丽亚娜(Marianne) 的半身塑像被安置在公共场所,民众可以在街上的售货亭里买到她带着弗里吉亚帽(人民获得自由的象征)、披挂着三色绶带或周围放着很多旗子(获胜民族的象征)的石版画像。

共同希望中的爱国主义激情很快又变成了灯火辉煌的街道和公共舞场上,以及集市货摊和焰火周围的集体聚会的陶醉。城市和农村的居民都以同样的热情参加了7月14日的节庆活动,城市居民可以用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进行庆祝,而农村居民则可以用他们的热情和因田地里的劳动而得到增强的集体的欢聚来庆祝。甚至1919年7月14日,在巴黎举行的胜利大游行——这是在1914-1918年的可怕的战争中始终起作用的神圣团结的高潮——也是在一系列娱乐活动中宣告结束的。

值此21 世纪之初,法国国庆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显得既是一个共和国的节日也是一个欢乐的节日。电视直播的总统阅兵式总是激励着各个年龄段的电视观众;一些乐队坐在前一天晚上搭建起来的木制舞台上,为那些小型舞会伴奏,当仪式不影响欢乐的时候,舞会会吸引所有快乐的人们。如果庆祝活动需要一整套的共同的记忆和集体的希望的话,那么,由于已成为传奇的法国大革命自由元年的历史对法国人的集体感受产生的重大影响,7月14日也将长久都是法国的国庆日。

米歇尔•德福尔热

最新修改 29/06/2011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