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伊莲娜•贺伯诺会议室启用 [fr]

“我最大的愿望是走到世界尽头,而不在中途停下”。伊莲娜 ∙贺伯诺,1926年9月12日

JPEG - 81.3 kb
智利圣地亚哥,Sarita de Backhaus所作伊莲娜肖像画,被称为Sara Maria,1923-1924,法国外交部档案馆

1918年2月,当伊莲娜∙贺伯诺踏上里约热内卢的土地时,年仅23岁。她的外交官丈夫亨利∙贺伯诺刚刚被派到这里,而时任法国大使是法国著名诗人、剧作家和外交官:保罗∙克洛岱尔。

JPEG - 26.4 kb
巴西,保罗·克洛岱尔在Perrin摄影工作室为伊莲娜拍摄,2018年7月19日,法国外交部档案馆

作为一名现代女性,一名文学女性,自此她将环游世界,与那个世纪的文学巨匠相遇,和他们中的许多人建立深厚的友谊。当然,保罗·克洛岱尔是其中之一,还有米约、圣琼∙佩斯、桑德拉、马尔罗、加里…… 她以敏锐的观察力洞悉时代 ,记录外交部的行政习俗,描绘一个让我们不断发现热点新闻的昨日世界。她坚持写下了8000多页的日记,只有一个时期暂停了写作:她在中国的日子。对她来说,这是一段“改变生命、充满新鲜感冲击”的时期。这一时期她的日记是几百张的照片,比文字更好地讲述了一个给她打下深深烙印的中国,一个她将再也无法彻底离开的中国:“在这个我如此深爱的国家,我愿意停留一生”。

JPEG - 65.4 kb
伊莲娜与航空先驱Maryse Hilsz在南京明十三陵,法国外交部档案馆
JPEG - 45.7 kb
三代中国妇女在院子门口-伊莲娜∙贺伯诺,1933-1937,法国外交部档案馆
JPEG - 65.2 kb
长江上的两艘帆船,伊莲娜∙贺伯诺,1933-1937,法国外交部档案馆
JPEG - 74.4 kb
京郊西山,伊莲娜∙贺伯诺和她的女儿Violaine坐在炕上,一位女士躺在炕上,1933-1937年,法国外交部档案馆

在2019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之际,我们将一间会议室以她的名字重新命名,向这位自由的女性致敬,她提醒我们,外交首先是关于那些书写历史的人们的生活,不论男女。同时也向所有做出选择和牺牲、愿意分享行至 “世界尽头”外交旅程的女性和男性致敬。
法国驻上海总领事柯瑞宇, 2019年3月8日

JPEG

最新修改 14/03/2019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