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回声

由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处,“法国文化”与《艺术新闻/中文版》共同策划、推出的思想专栏【法兰西回声】,在2020年5月到7月发布了10位法国人文科学、社会学领域的思想家在新冠疫情蔓延全球危机之下的反思文章,解密人类当下困境,又对疫情结束后的世界提出种种问题。
  • 虚拟交流,人民的新型鸦片?

    重要的问题并不在于去算计远程沟通方式到底为我们提供了多少真实的帮助,而是要提出:将一项社会工程建立在以网络为中介的虚拟关系之上,这是在摧毁社会。如同古希腊喜剧作家阿里斯托芬在他的《鸟》(前414年)中所嘲笑的空中城邦一样,我们在“云端”所建造的这个城市是反社会的(anti-société)。人与人之间“面对面”(face-à-face)的关系是无论如何都不可或缺的,它的重要作用在于让人际关系被恰当对待。我们必须将它找回来。

    阅读下文

  • “多元生物”的世界:与病毒共生,但如何共生?

    在过去的几周里,常常听到这样一句话:“我们不应重返新冠疫情之前的生活”。的的确确不应该。此次疫情事件为人类社会所带来的变革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媒体强行灌输的那些内容往往阻碍我们去抓住这些变革的核心,比如,没有让我们重新认识到人类和病毒之间复杂多样的接触形式。

    阅读下文

  • 书,本雅明和橄榄树:一个法国哲学家的美洲隔离时光

    二零一七年一月,我离开我的城市——巴黎,我的朋友,还有我的整个社交世界。二零二零年五月,我在哥伦比亚的山间写作,在山脉高地上一间干土砌成的房子里,四周长满橡树,走到最近的公路要花上两个小时。我退隐至此,不是退休,而是想从一个让我无法呼吸、无法写作、什么都做不了的世界中抽身而出。我得救了。我来这里是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或者说为了重新找回自己的生命。

    阅读下文

  • 明日尚远、未来已在:隔离期间的时空概念

    几乎跟所有人一样,我未曾想过有一天会经历此番情景。此情景下的混杂共存是令人震惊的:互联网上的交流如火如荼,人与人之间却谨慎地保持着距离;一种绝对的紧张感隐藏在表面的平静之下;街道上不见人影,而如医院那样的场所人们却在争分夺秒地跟时间赛跑。

    阅读下文

  • 埃德加·莫兰:不确定的节日,危机带来的不确定性与活力

    此次疫情带来的社会危机启动了两种相反的进程:一种是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去寻求新的解决方案,另一种则是要么想回到过去的安定,要么将一切都归因于天意,以及一个有待检举和惩罚的“罪犯。这个“罪犯”可能犯下了引发危机的错误,或者也可能只是一个想象中的罪犯,一个应当被消灭的替罪羊。事实上,危机让各种寻求新出路或是期待一个更好社会的思潮涌现出来。各种(在过去看来是)边缘的、非主流的想法开始蔓延开来:国家主权的再回归(编者注:例如欧盟体制对于欧洲国家各自自主权力的限制)、福利国家的维护,支持公共服务以反对私有化,重建地方化,去全球化,反对新自由主义,拥护新政策的建立。同时,有些人物和意识形态开始被认为是有问题的。我们也看到,在公共权力缺失的情况下,关于团结互助的热情日渐高涨:一些转型的企业或手工纺织作坊因口罩短缺而生产替代产品,地方生产者集中重组,免费送货上门,邻里之间相互帮助,为无家可归者提供免费餐食,照看儿童;更有趣的是,隔离激发了自我组织的能力,人们通过阅读、音乐、电影来弥补因出行自由受限而造成的损失。如此可见危机激发出的自治热情与创造性。

    阅读下文

  • 规避被疫情放大的职业分工风险:改进就业模式需要生态转向

    眼见当下这场公共卫生的危机正在加速改变大众的工作环境,而我们还来不及组织相关的讨论和决策。倘若任其发展,将面临很大的风险。

    阅读下文

  • 抢救谁?放弃谁?“选择性治疗”面临伦理与公正的考量

    抢救谁?放弃谁?如果无法救治每一个人,应该把机会留给谁或者拒绝谁?在疫情最严重的地区,第一批来自医生们的反馈让法国普通民众震惊不已:我们真的要对病人的生命进行“选择”和“分类”吗?纽约、伦敦和马德里也同样面临这个痛苦的问题。意大利的疫情比法国早两周爆发,米兰的医院人满为患,陷入决定谁生谁死的两难局面,令所有人错愕。一时间,处于公众监督下的西方国家面临大量呼吸衰竭的病人,选择性治疗的伦理问题一夜之间成为公众舆论的热点。

    阅读下文

  • 贝尔纳·斯蒂格勒:警钟已响,设想一个不可计算的未来

    法国当代著名哲学家,中国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斯蒂格勒是法国哲学家德里达的学生与好友。从2006年开始担任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研究与创新”(IRI)研究所主任。他的代表性著作《技术与时间》系列作为当代法国哲学界最有影响的著作之一,奠定了当代技术哲学的研究。

    阅读下文

  • 黑天鹅与白天鹅:生存于瘟疫时代的地球上

    本文作者弗朗索瓦·杰曼奈是一位环境地缘政治与移民迁徙学专家。他是列日大学FNRS的高级研究助理,也是雨果天文台的负责人。他还担任法国国防部国防与气候观测站的联合主任。

    阅读下文

  • 布鲁诺·拉图尔:新冠之后,不必再回“前疫情”时代

    “法兰西回声” 是“法国文化”与《艺术新闻/中文版》联合推出的全新专栏,目的在于让人们去聆听代表法兰西思想的一些重要声音。我们邀请哲学家,社会学家,历史学家,学者,随笔作者…… 以其前所未有的经历,与中国公众分享他们对由新冠疫情所引发的全球性危机的反思。

    阅读下文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