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先生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的发言 [fr]

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气候与安全——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先生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的发言(视频会议,2021年2月23日)

各位总统女士、总统先生,
各位总理,
联合国秘书长先生,
女士们、先生们,亲爱的朋友们,

首先,我要感谢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感谢英国与联合国秘书长共同组织本次会议,并将于今年在格拉斯哥举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我想大家都对该议程的重要性了然于心,同样地,美国将在几周后,即4月22日,举办一场重要的峰会。我谨向屏幕前的约翰·克里表示敬意,他是《巴黎协定》的奠基者之一,如果允许我这么说的话,他在过去4年里一直是该协定的捍卫者。因此,我们对美国重新入席感到由衷高兴。除了大家刚才提到的,我还想与在线的各位简单分享三个信息。

第一,近年来,我们能非常清楚地确定,应对气候变化与保护环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安全与和平问题。我就不再赘述有关《巴黎协定》的后续议程,我们可能会在4月22日在线探讨及随后在格拉斯哥探讨的各项议题,还有我们为当代及子孙后代制定的各项目标。但显而易见的是,气候与安全之间的联系,尽管复杂,但却是不可否认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是不可避免和难以描述的。

在世界上受冲突影响最严重的20个国家中, 有12个也是在应对气候变化造成的影响方面最为脆弱的国家。在太平洋地区,由于缺乏适应气候变化的坚决行动,一些岛屿的居民将不得不选择背井离乡。近年来,我们已看到,荒漠化、鱼类资源减少、稳定的作物种植可能性降低导致了多少冲突的爆发。受到移徙问题严重影响的乍得湖地区就是很好的佐证。除伊斯兰恐怖主义外,当地相当一部分冲突是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被迫迁徙造成的。这也正是导致博科圣地组织在该地区横行以及尼日利亚东北部地区部分土地用途发生改变的原因。不加控制的气候议程在这些地区造成的后果清晰可见,不仅带来不安全因素、在某种程度上催生新的冲突,还涉及人口流离失所、强制性移民及至难民等议程,我知道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一直对此极为关切。

气候难民越来越多,现正成为大流行病与粮食危机的首要受害者。我们清楚地看到,在某种程度上,各项议程叠加在一起。显然,气候前线的失利可能会破坏为预防冲突、巩固和平所做的努力。因此,我全力支持在安理会层面、在其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使命框架内解决上述议题的倡议。安理会的行动必须以减轻气候变化对人口的影响、减少其引发冲突后果的必要性为指导。该行动可在有效的多边气候外交框架内展开,同时为我们提供一整套可用工具。在发生极端气候事件后,必须采取紧急人道主义措施,以挽救生命、保障安全,并为可持续的重建提供手段。在其他情况下,还需要帮助各个群体适应无法避免的海平面上升以及土地退化等问题。

我们还要做好预案,如为小生产者提供保险机制,使其能恢复经济活动。我们清楚地注意到,这是一项仍待构建的议程、一项关于防范与效率的议程。一方面,该议程说明其需在安理会层面进行,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可通过支持任命气候安全特使来协调上述所有努力。联合国秘书长每年在安理会就气候变化对国际安全的影响做出报告,以便进行预测、预警、提出建议并使我们发挥各自的作用。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有百利而无一害。

第二,面对越来越多的威胁,我们需要采取有效行动,承担各自的责任,尤其是在我认为极其脆弱的三个地区,上述区域应将多边议程与地区议程相结合,并采取更适合当地的形式。众所周知,气候变化的影响分布不均,因而我们必须在做出各自承诺时将其纳入考量。一个月之前,我力主法国提高用于适应气候变化的气候融资份额。法国每年将贡献20亿欧元,即气候融资资金的1/3用于适应气候变化。同时,特别在几个地区采取行动。

首先是非洲。我刚才列举的两个非洲的例子十分清楚地表明了,气候与安全相互影响所造成的最显著后果。1月11日,在举行聚焦生物多样性的“同一个地球”峰会之际,我们倡议加快构建“绿色长城”。“绿色长城”倡议已经发起10余年,囊括了萨赫勒地区的11个国家,我谨在此向各位参会的赫勒地区的朋友致以敬意。萨赫勒地区的11个国家致力于将1亿公顷土地恢复成农业用地,创造1000万个就业岗位,同时封存2.5亿吨二氧化碳。此举将成为非洲地区为应对全球气候变暖所做出的杰出贡献。我们决定就此议程再次进行投资、恢复治理。同时如大家所知,鉴于萨赫勒地区国家当前所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我们在萨赫勒地区加快保护生物多样性及应对全球变暖,并拥有一项应对气候变化与维护和平的非常具体的手段。这是一项集体手段。同样的精神也推动了我们在非洲为保护热带雨林而采取的所有举措。我注意到,出席会议的挪威首相与默克尔总理一道发起了该项倡议,这项倡议将继续激励我们。同时,我认为这正是我们必须构建的精神。在这方面,我认为,加强非洲联盟与联合国之间对话,将对更好地构建这些工具及阐明这一辩论极为有利。

我认为,我们应在印太地区采用完全相同的方法。当前,在印太地区,即太平洋-大洋洲地区,有着大量脆弱国家。而众所周知,如果我们不打破全球变暖及气候失常的进程,那些国家将很难适应。我们为其提供的所有应对方案,同时也是在为维护整个地区和平与稳定创造条件。我们必须在多边框架内提供应对方案,否则气候焦虑和气候失常将加剧我们所处的地缘政治局势,并将以某种方式成为气候适应外交的工具,并通过移民或为该区域的这个或那个主权大国家提供规划方案,以在未来制造战争。
第三,北极议程将成为未来几年的重大议题之一,也将成为一项气候与地缘政治议题,将我们的应对举措结合起来,以预防并帮助应对当前的全球变暖,并避免该地区正在滋生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我想强调上述三个地区,因为这是国际社会更进一步参与的具体区域,同时该区域也需要联合国以及一项多边议程,以避免新冲突的发生。

最后,与21世纪的灾难作斗争也应成为联合国安理会重塑团结的要素。大流行病向我们展现出,在捍卫全球卫生、保护生物多样性及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协调性。我相信,在和平与安全的议题上同样如此。我们围绕保护人类将这些议程更加集中在一起,并创造各种途径及方法来重新巩固有效的多边主义。不论是常任理事国,还是其他所有安理会成员国,都有必要就此具体议程展开合作,因为这不是一个我们可以任由其恶化的地区冲突问题——而且,我认为,我们永远都不应对此听之任之——因为它关系到我们的健康、生活以及地球的稳定。
以上就是我想和大家分享的三点内容。我坚信,联合国与安理会当前在该议题方面发挥着比以往更加重要的作用。当前我们正面临着时间节奏的加快,而这一紧迫节奏将上述各项议程汇集在一起。我只想告诉各位,法国将与大家一道,坚定地致力于这项工作。

(来源: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府官网)

最新修改 15/03/2021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