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取联合行动建立更强大的国际卫生架构 [fr]

COVID-19大流行是1940年代以来国际社会面临的最大挑战。当时,在两次毁灭性的世界大战结束后,政治领导人们聚集一堂努力打造一个多边体系。目标很明确:团结各国,消除孤立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诱惑,共同应对挑战,实现只能通过团结才能达到的目标,即和平、繁荣、健康和安全。

今天,我们抱着同样的目标,希望在我们共同努力战胜COVID-19大流行的过程中,能够建立一个更强大的国际卫生架构,保护子孙后代。未来将会有其他大流行病和其他重大突发卫生事件。没有任何政府或多边机构能够单独应对这一威胁。现在问题不是是否会发生,而是什么时候会发生。我们必须共同加强防范,以高度协调的方式预测、预防、发现、评估和有效应对各种大流行病。COVID-19大流行的痛苦教训鲜明地告诫我们,除非人人安全,否则无人安全。

因此,我们致力于在目前和未来的大流行病中确保公平地普及安全、有效且负担得起的疫苗、药物和诊断工具。免疫是一项全球公益,我们要尽快开发、生产和部署疫苗。

这就是设立获取COVID-19工具(ACT)加速计划的原因,目的是促进公平获得检测、治疗和疫苗,并支持全球卫生系统。ACT加速计划在许多方面都取得了成果,但公平获取目标尚未实现。我们可以做更多的工作来促进全球获取。

鉴此,我们认为,各国应共同努力,争取就大流行防范和应对达成一项新的国际条约。

重申这一集体承诺将是在最高政治级别加强大流行病防范的一个里程碑。它将植根于世界卫生组织的《组织法》,并动员对这一努力至关重要的其他相关组织参与,以支持人人享有健康的原则。现有的全球卫生文书,特别是《国际卫生条例》,将为这样一项条约提供依据,确保我们能够在一个久经考验的坚实基础上继续建设和改善。

这项条约的主要目标是促进全政府和全社会参与的方法,加强国家、区域和全球能力以及对未来大流行病的抵御能力。这包括大力增进国际合作,以改善例如警报系统、数据共享、研究以及医疗和公共卫生应对措施(如疫苗、药物、诊断工具和个人防护装备)的地方、区域和全球生产与分发。

此外,还将包括承认“一体化卫生”方法,将人类、动物和我们星球的健康联系起来的。这样一项条约应加强国际体系内部的相互问责和集体责任、透明度与合作,并遵守其规范和规则。

为此,我们将与世界各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以及包括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在内的所有利益攸关方合作。我们深信,作为国家和国际机构的领导人,我们有责任确保世界吸取COVID-19大流行疫情的教训。

COVID-19利用了我们的弱点和分歧,而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全球拧成一股绳,促进以和平的方式进行合作,并且要一直延续到危机之后。我们需要时间来为此建设能力和系统,需要作出多年的持续政治、财政和社会承诺。

我们在加强世界防范方面的团结精神将代代相传,以保护我们的子孙后代,并尽可能减少未来大流行病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

防范大流行需要全球领导以便建立一个适合此千禧年的全球卫生系统。为了兑现这一承诺,我们必须以团结、公平、透明、包容和公平为指导。

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
泰国总理巴育·詹欧差
葡萄牙总理安东尼奥·路易斯·桑托斯·达·科斯塔
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
罗马尼亚总统克劳斯·约翰尼斯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
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
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
欧洲理事会主席夏尔·米歇尔
希腊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
大韩民国总统在寅
智利总统塞瓦斯蒂安·皮涅拉
哥斯达黎加总统卡洛斯·阿尔瓦拉多·克萨达
阿尔巴尼亚总理埃迪·拉马
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总理基思·罗利
荷兰首相马克·吕特
突尼斯总统凯斯·赛义德
塞内加尔总统马基·萨勒
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
挪威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
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
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

最新修改 31/03/2021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