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大会 - 《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新冠肺炎疫情后的全球治理》 [fr]

让-伊夫∙勒德里昂, 法国欧洲与外交部长. 联合国安理会会议, 视频会议,2020年9月24日

亲爱的安理会主席马哈马杜·伊素福先生,
联合国秘书长先生,
各位国家元首女士、先生们,
亲爱的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穆萨·法基先生,
女士们,先生们,亲爱的同僚们,

我们所生活世界的法则是相互依存。已经和我们纠缠了六个月的大流行病危机每天都毫不留情地提醒我们。

无论我们是否愿意,各国的公民健康、经济活力与社会平衡都已经紧密交织在一起。 我们必须从中吸取教训,在所有领域做出唯一合理的选择。也就是说,选择集体行动与国际合作。

面对这场已经不仅局限于卫生领域的危机,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安理会应充分发挥作用,致力于国际稳定。亲爱的玛哈玛杜,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特别向您的倡议致敬,该倡议将安理会当前的工作重点置于我们可以在治理层面从此次危机中吸取的经验教训上。

1) 在当前情况下,我们的首先要防止在业已残酷化的世界中继续打破新的底线。

这是参与维和行动的男男女女日常工作的意义所在,也是人道主义工作者和医务人员积极行动的意义所在,他们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在冲突地区救助弱势人群。

秘书长先生,这也是您今年3月提出“全球停火倡议”的意义所在,是法国自豪地与突尼斯联署、由安理会于7月1日一致通过的第2532号决议的意义所在。这些举措当时是必要的,现在仍然是必要的:因此必须予以跟进。

我们在处理卫生紧急情况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其他危机,萨赫勒、黎凡特以及世界上许多其他地区的安全危机对每一个人都造成同等威胁。在这方面,分裂的逻辑必须让位于广为人知的团结,后者旨在让我们认识到在国际安全与稳定方面拥有共同利益。

你们可以信赖法国以继续致力于这一要求,并在集体努力中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从2021年起,我们对和平建设基金的捐款将增加三倍。

2) 在这个剧烈动荡的时期,我们还要确保尊重基本权利规则,75年前我们的组织诞生即为致力于此。

这就是多边主义,这不仅仅是一种做法。它不是一个空洞的抽象概念,是有内容的

  • 在国家间关系层面,它确认了法则相对于力量的至高无上。
  • 在各个国家内部,其产生的必然结果即是人权的普遍性。

是的,这些权利是普遍权利:我们共同提出了这些权利,今天也必须由我们来重申这些权利。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形式相对主义的余地。而且,无论如何,我们今天正经历的特殊情况并不能证明我们应当将已经取得的大部分成果最小化。而且,既然是国际承诺就必须兑现它们。

- a/ 非常具体地说:在紧急状态下采取的措施并不是要持久损害最基本的自由,例如游行自由、通行自由或者信息自由与知情自由。
今天,捍卫信息自由和知情自由还包括反对“虚假信息”泛滥和确保消息的可靠性。众所周知,这也是多边主义联盟的重要工作之一。

- b/ 大流行病危机也不应成为任何质疑几十年来由妇女运动支持的争取性别平等斗争的借口。我们知道:在所有大洲无一例外,都需要保持高度警惕,特别是在性权利和生殖权利方面。我希望这一议题能够在明年夏天的世代平等论坛上被广泛提出。

3) 最后,为了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我们还要对威胁世界稳定的全球挑战作出集体回应。

- a/ 我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全球公共卫生挑战。

  • 因为我们还没有战胜新冠肺炎,我们应该继续积极行动推进“获得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倡议(ACT-A)
    • 我们还应尽快研发阻断疫情所需的诊断、治疗方案和疫苗。
    • 而且要让世界上每个地方的每个人都能够得到这些新的共同财产。因为其本质就应该是这样的属性。
  • 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做好准备以应对可能会发生的新的卫生危机,可以通过以下途径:
    • 强化围绕世界卫生组织建立的多边卫生体系结构,考虑补充措施以提高我们的预警和集体反应能力,比如法国提议建立一个“人类与动物健康高级理事会”。
    • 加强各国自己的卫生体系,以确保有效实施《国际卫生条例》。
    • 支持最脆弱国家做出的努力。

- b/ 我也想到了环境挑战,实际上其复杂影响也对我们的健康与安全的构成了挑战。

我们拥有具备指导意义的一个双重指南针:《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关于气候的《巴黎协定》。我们也有工作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超大型的国际会议:比如将在昆明举行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5次缔约方大会(COP15)和将在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第26次缔约方会议。我们必须将复苏置于可持续发展麾下。

可以说,这是我们肩负的巨大的责任

除此以外,还必须增加另一项至关重要的责任:让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充分发挥效力,始终是国际安全与稳定的基石。
-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努力加强这一国际机构的代表性,尤其是在这里赋予非洲大陆更公平的地位。
-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共同奋斗以恢复我们采取集体行动的能力,这一能力目前正遭受系统性阻碍的破坏。我邀请那些尚未这样做的国家加入我们与墨西哥共同发起的倡议,即在大规模暴行问题上限制使用否决权。

亲爱的同僚们,

为了抵制“世界的恐慌”,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强大的多边主义。法国致力于此,也同时提请安理会共同致力于此。

最新修改 30/09/2020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