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期中法法律与司法交流周- 发言人:Louis DEGOS,律师、法国国家律师公会发展与革新委员会会长 [fr]

JPEG

第一单元:探索适应经济发展的法律

应对经济问题最恰当的争端解决方式

发言人:Louis DEGOS,律师、法国国家律师公会发展与革新委员会会长

首先我想感谢此次活动的主办者,当然包括有第一排我们的中方东道主,同时还有法国大陆法基金会和法国国家律师公会,非常感谢大家让我有机会参加“探索适应经济发展的法律”这一主题的研讨会,我很荣幸。此次研讨会的主题,属于法律领域常谈常新的的经典议题,既涉及到经济法的适应性问题,也关乎到经济主体对法律和司法的信任问题。法律和司法往往是他们所忽视的领域。

事实上,当今的经济亦或是经济规则是具有全球化性质的。我们在不同的程度上都处于市场经济之中,随着数据的增长,供给和需求所构成的贸易很轻易地就能超越国界。然而当贸易超越了国家,适用的法律也要随之改变。每个国家的法律彼此不同而各具差异,这一点与经济规则恰恰相反。因此我们可以说吸引力的关键不再是经济,而应是法律,更确切地说是经济法。

实体法的问题当然是至关重要的,Valérie Delnaud女士刚才谈到了这一点。我之前在其他地方也谈到过法律适用的问题,今天我仍打算从这个角度对经济问题的最优解决方案进行阐述。

在法国,争端解决机制成为近几年的一项主要关切点和目标,并被称作为“21世纪的司法”。在第一部分,我将对相关立法趋势做一个快速的概述,然后我们将看一看在实践中又是如何操作实施的;在第二部分,我将大胆提出各类纠纷的分类及其经济问题的解决。

第一部分:近期发展

21世纪,法国的法律和司法烙下了司法弱化的印记,这并不是指法院职能的淡化,具体到经济法层面,经济问题不仅仅关系到审判机关,同样涉及到公共财政。有鉴于此,这关乎到司法手段的问题,更确切地说是司法的公共服务,与此相对的包括司法的私人服务即仲裁,或纠纷的私人解决即调解或其他和解方式。

我不会再谈商事法院和巴黎上诉法院的国际庭,因为Delnaud女士已经讲过了。这表明法院愿意适应新形势,并参与到法律和司法的竞争之中,而该种竞争不仅针对其他承担司法职能的主体,也针对其他的纠纷解决方式。法律和司法主体间的合约化,即“软法”引发了这种全新可能性的出现。同时,正如我们所见,包括法律和法令在内的“硬法”的立法趋势也正朝着这一方向迈进。

在法国,甚至在欧洲,存在着促进诉讼外纠纷解决机制的趋势,尤其是自通过2013年5月21日法令颁布《诉讼外纠纷解决法规》以来。(本次在术语选择上,不同于以往所使用的“选择性方式”或“ADR”,因此我们并不能从其中得知到底是司法裁判方式之间具有可选择性还是司法管辖之间具有可选择性)。

早在2011年1月,法国通过了2011年1月的法令,对诉讼外法规采取了一种非常积极的态度,使其仲裁法律现代化,且法国的仲裁法相比许多其他法律制度而言,已经是非常前卫的。法国又于2015年3月发布了一项法令,要求在所有诉讼审判前事先采取和解方式(同时要求在传票中明确表明已采取过和解方式尝试解决问题)。紧接着,法国颁布了2015年8月20日条例和2015年10月30日法令,以此替代2013年的指令。此外,2015年8月6日的《Macron法》旨在放开经济并建立所谓的法国法律宝库中的特别参与程序。

2016年10月,纠纷解决的选择性方式成为了律师执业资格考试的强制考核内容。需要强调的是,2016年11月18日颁布的《21世纪司法现代化法》明确了诉讼外纠纷解决方式的适用,特别是新版《民法典》第2061条改变了仲裁的定义和仲裁条款制度。
仲裁条款一旦被接受且可对抗第三人,则此后都被推定为有效并可立即执行。我们已经由仲裁条款法定有效制度转变为双方自愿的合同效力制度。

目前正在起草的另一个法律草案,在法国引起了一些争议和讨论,因为该草案试图强制或者是积极促使在诉讼外纠纷解决模式中建立一种预先额外的解决手段,从而达至进一步弱化司法的意图。

在此背景下,有另一个重要的草案关乎到合同法的改革,对此有两点需要强调:首先,
在主合同无效的情况下,争端解决条款的意思自治原则应根据分离制度,被视作“合同中的合同”而得到遵循和承认;其次,在多领域内建立一个可以真正反映民意的调查机制(体现真实的民众感受和社会价值等),这是除传统的诉讼模式之外,在非诉讼领域较为可行的另一种办法。

第二部分:用怎样的解决方式应对怎样的纠纷?

我们会提出一个问题,怎样的纠纷解决方式更能适应经济发展的需求,据此,我将在第二部分尝试根据经济问题就纠纷解决方式进行分类。

根据经济问题的大小对其进行区分谈何容易,因为分辨一个经济问题或大或小都是相对的且不客观的。根据消费的经济关系或者职业关系进行区分亦非易事,首先这与纠纷大小的区分不相符,其次消费者的认定问题往往与国家定义紧密相联,且后者常常在实践中得不到适用。此外,根据国内与国际经济问题进行划分,从经济贸易全球化使分类趋向复杂化的层面来看,同样不尽如人意。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根据不同的纠纷解决方式和法律适用方式采取一种目的论的分类方法,并试图厘清怎样的条件是对所有人都是恰当的。

首先,当然的,法院作为公共职能部门和诉讼当事人的裁判者负有适用法律的使命。法院在以下情况被赋予特权:
—所涉问题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更多触及到公共秩序(刑事司法);
—更偏向于民事纠纷,而不仅仅是商事纠纷,尤其是非财产性问题,例如亲子关系、国籍等;
—纠纷不仅仅涉及到个人利益,更多地关系到公共利益,例如选举争议;
—涉及到维护每个个体和公共自由,而不仅仅维护诸如消费者或合同弱势一方被牵涉的合同。

简言之,当经济问题较少时,法院的国际商法庭在处理一些常见的经济领域问题以及集体诉讼和竞争法领域内的经济管控问题都不成问题,不要忘记了,各诉讼外纠纷解决方式之间也是相互关联、相辅相成的。

至于这些诉讼外纠纷解决方式,它们有些具有司法约束力,有些是和解的结果,所有这些方式一同提供了一种因人而异、因地制宜的私服务渠道,这也正是著名民事诉讼法教授之一Roger Perrault教授提到的。这些诉讼外纠纷救济方式主要在以下情况中适用:
—当问题主要涉及合同时,司法解决方式可以是合同性或合同化的。要知道当事人可以选择纯粹的和解方式或具有约束力的仲裁程序或从前者再到后者,又或是多种模式的混合;
—当有可能教化或赋予有困难的经济主体责任,那么诉讼外纠纷解决方式将大显身手,它不仅能如同法院一样解决过去的问题,还能解决未来的问题;
—当必须进行案卷深入审查,或耗费时间进行案件预审,或案件涉及某种程度的秘密和隐私,而采取诉讼外纠纷解决方式更为恰当的时候;
—最后,当出现新的权利和新的需求时(例如非物质交易、强大的外部因素等),而传统的司法方式并不总是适当时,诉讼外纠纷解决方式则可接过大旗。

总而言之,为了保持法律或者法律生态系统的经济吸引力,在汇聚了所有不同纠纷解决方式的这一调色盘中,应保持、遵循并坚守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一如既往且遵循传统的,即应保证法律的正确适用和保障良好的司法秩序;第二个条件是与时俱进的,但其能够回应经济主体逐渐旺盛的需求,即,应使纠纷解决技术契约化,加强诉讼管理,并强化法律的预见性,使法律发展紧跟经济发展的步伐。

当今,法律是一种工具,甚至对于经济主体而言,即便不是经济战,在经济竞争中的作用也更甚于工具。

谢谢大家。

最新修改 04/09/2018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