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梅里埃公司大中华区总裁Pascal VINCELOT先生的访谈录 [fr]

法兰西之声日前访问了在华法国企业界人士Vincelot先生,他向我们分享了其在中国的经历及对这个国家的认识。

M. Pascal VINCELOT, - JPEG
法兰西之声:您能否向读者们介绍一下您的职业经历,以及什么原因使您决定到中国特别是上海工作?

Pascal VINCELOT先生(以下简称为PV) : 我是学生物制药出身,26岁时加入生物梅里埃,这也是我在企业的第一份工作。我的整个职业生涯在世界各地的工业新兴国家里度过,先是巴西里约热内卢,接着是印度新德里,现在在上海。我仅在法国里昂工作了三年,是为了建立俄罗斯和土耳其分公司。所以,我从没有真正在法国工作过。在进入生物梅里埃之前,我曾作为国家公务志愿者(即今天的国际志愿者)在塞内加尔达喀尔药学院传染病分析实验室工作。

加入生物梅里埃那时是众多学生物的法国学生梦寐以求的,因为梅里埃家族的名望和优秀的企业文化。恰好我也希望拥有一个国际化的职业环境,而这个企业已开拓了国际市场:上世纪60年代生物梅里埃公司已入驻巴西。今年,2013年,我们将庆祝公司进驻中国35周年。

法兰西之声:您的企业从事哪个领域的业务?

PV : 首先,生物梅里埃公司是体外诊断领域的世界领导者,尤其是感染病诊断。体外诊断是指用人体样本进行体外检测。

我们的第二个专业领域是食品控制,即食品中细菌的检测。公司是这一领域的标杆: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时,中国政府指定我公司检验并保障运动员和记者的食品安全。最后,我们为制药和化妆品工业的微生物控制提供国际公认的服务.

当然,我们还会对我们的客户,即使用我们产品的医院实验室负责人和医生进行生物测试方面的培训。
JPEG
法兰西之声:您与中国同事和中国合作伙伴在平常工作中相处的怎样?

PV : 中国对生物梅里埃公司来说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我们和几代中国领导人都保持着紧密的友谊,从1920年-1930年就开始了,与周恩来、邓小平及里昂的贝利埃公司*有很深的渊源。1978年,在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实行之前,阿兰梅里埃先生第一次访问中国,从此,无论是作为企业领导还是法国罗纳-阿尔卑斯大区议会副主席,他始终保持着与上海政府之间的联系。

这些年,生物梅里埃公司及家族控股公司-梅里埃研究所下属所有单位都与中国开展了公共健康领域的合作:结核病、艾滋病、院内感染病和食品安全。2012年,生物梅里埃凭借1亿多欧元的营业额和400多名员工数量成为集团第三大企业。上海基地是集团三大驻地之一,另外两个是在法国罗纳省的Marcy l’Etoile,美国马萨诸塞州的Cambridge。2012年年中,公司负责商务运营的执行副总裁,Thierry Bernard先生毫不犹豫地举家定居上海,在这里管理集团全球商务。另外,阿兰梅里埃先生,与中国关系的缔结者和历史性核心人物,现在依然担任生物梅里埃中国区总裁。

由于上述原因,中国卫生领域的单位和中国政府对我们的企业非常熟悉,无论我走到哪,即使是中国内陆省份,我们都受到了很热情的欢迎,尤其是在上海。阿兰先生任大区议会副主席时的行动极大地推动了上海与罗纳-阿尔卑斯大区结成姐妹友好城市。

JPEG与中国团队相处遇到的主要难题是人员的流失:这对所有企业来说都是一样的。在我们的领域里,这是一个很严重问题,因为我们对员工进行涉及带有高附加值技术产品的培训,有时需要在法国进行。生物梅里埃是对中国人很有吸引力的企业,但有时也很难留住优秀人才。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要点就是让他们“忠诚”,为他们提供在企业中长期发展的职业规划。正因如此,我们设立了"LEAD"项目,是Legacy, Entrepreneurial, Advanced , Determination 四个单词首字母组成的,可翻译为“嬴领”。


这是一项集团在华业务发展的三年计划,针对中国员工,目的是提高员工的可见性和积极性。

法兰西之声:2012年10月,您曾经受到习主席的接见,能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PV : 我当时是梅里埃访问团成员,很荣幸受到那时还是中国共产党副总书记的习近平先生接见,在那之后不久,他就成为了最高元首。这次会面当然非常难忘和热情,但最重要的是这体现了我们的公司在中国的融入,及中国新领导层对公共健康的重视。

总之:在这个大国正开展重要改革的时期,来中国从事公共健康领域的业务,是一个充实而又要求严格的职业经历。这也是我的家庭计划。

*在中国与法国正式建交之前,在中国老一辈领导人周恩来和邓小平的推动下,贝利埃公司已向中国出口产品。而促成这一合作的贝利埃先生是阿兰梅里埃先生的岳父。

最新修改 19/06/2013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