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驻华大使专访:我在中国插过秧

自去年12月,法国前任驻华大使苏和离任以来,驻华大使职位空缺了三月有余。今年3月7日,新任驻华大使白林(Sylvie Bermann)抵京。令人意外的是,这是一位女大使。法国媒体称:“白林是法国第一位被派往大国的女大使,是法国女性外交官的典范。”

法国驻华大使白林女士(Sylvie Bermann) - JPEG

 白林创造的“第一”远不止一项。她是1964年中法建交以来法国首位驻华女大使,也是19世纪以来中法关系史上首位女大使。尤为难得的是,她会中文。精通中文的她,与中国有怎样的缘分?法国为什么选择她当驻华大使?她将如何开展工作?

  4月份,我们发出采访申请。上周五,白林终于有时间接受专访。因为,她实在太忙了。就在采访开始之前,她刚送走来访的法国农业部长。

  “空调声音是不是有点大?”“这个问题,我可以用法文说吗?”白林说话柔和,令人觉得瞬间拉近了距离。采访时,她笑声爽朗,肢体语言丰富,坚持用中文回答大部分问题。

  从3月7日白林上任以来,中法进入外交互访最频繁的一段时间。“工作起来不知疲倦”,是接近她的人对她的评价;而“几乎每周一位部长”的频率,也为今年的中法关系奠定了一个喜人的基调。

  事实上,这位形象优雅的新大使与中国的缘分可以追溯到1976年。

曾在中国插秧一星期

记者:这次是你第三次来中国,对吧?

白林:对,这是第三次来。这三次区别很大。第一次来中国是35年以前,我在北京语言学院(北京语言大学前身)留学。那时候是“文革”的最后一年,有项制度是“开门办学”。所以我们去农村,我们也在工厂工作,在人民公社工作过,我插过秧。

  真的,那时候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开门办学,这是1976年到1977年。我们学校在五道口,那时候那里还是农村。

记者:还插过秧?当时什么感觉?

白林:对,时间不长,一个星期。我们觉得很好玩,不累。当时比较热,但是我很喜欢这个经历。第二次我在法国使馆当二秘。那时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变化不那么大。但是现在发生了很深刻的变化。

记者:什么变化最大?这几个月,你去了很多地方,看到的中国是什么样子?

白林:建筑,当然。但是也有别的。让我感触很深的首先是中国年轻人的朝气、活力、盛情和主观能动性。其次是中国城市的现代化和“爆发力”,可能还有点儿整齐划一性。有些城市似乎因此淡化了自己的独特个性,更突出某些传统文化层面或历史上最强盛的一些时期。我看到,汉唐风貌在古都西安尤为显著。

亲历四人帮倒台

 记者:上世纪70年代,国外学习中文的学生很少,你为什么会选择学中文?

白林:我学习过历史和政治,对西方和东方的关系感兴趣,所以决定学习中文和中国历史。吸引我的是,中国是唯一一个有5000年连续历史的文明古国,没有别的国家是这样,我很喜欢这种文化。当时我是巴黎政治学院的学生,我向学校申请休学一年,去中国留学。

记者:周围的人理解吗?

白林:我的老师都非常惊讶,当时很少有人学习中文,他们试图打消我的念头,问:“你为什么去中国?”我坚持了我的选择。现在,休学一年去其他国家留学已经成了巴黎政治学院的一项传统,而且很多学生都选择来中国。

记者:留学期间,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白林:四人帮被逮捕的那一天,我们听到有人在打鼓。老师要求我们正常去上课,但我们还是集体逃课了,跟着一些车辆去了天安门。天安门有连续几天的反对四人帮的示威,我也加入进去。我还拍了视频,不过是无声的。那是个历史性的时刻,所以我想,我应该记录下来。当时很少有外国人见证这个(场面)。

“妇女节”当天开工

记者:我听说驻华大使的职位很吃香,竞争很激烈,你觉得自己为什么会胜出?

白林:我认为,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法国需要一个有中国经验和中国相关才能的人,能够见证过一段相对比较长的中国历史变化,在这方面我有优势。

  第二个原因是我曾经在莫斯科、纽约和布鲁塞尔从事过外交工作,因此,我了解所有相关的可能涉及到中国的多边问题。

记者:我记得你3月7日抵京,第二天就开始工作了?

白林:对,第二天。第一次活动,我去参加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妇女节招待会。然后,我3月份很忙,因为我们的总统萨科齐要来中国。然后,差不多每个星期都有一个部长来访。但是我很高兴,这说明中法关系特别好。

记者:那你现在觉得大使的工作怎么样?

白林:我觉得很特别,虽然会忙会累,但是给我激情和动力。有各种各样的活动,有贸易展览会,有文化展览,还有政治会谈,什么都有,活动太丰富了。部长来的时候应该接待和陪同。他们经常去别的城市,所以我也经常出差。

中国官员“非常出色”

记者:在你的任期内,对于推动中法关系,有什么具体的目标?

白林:从戴高乐将军决定和中国建交以来,中法关系一直是非同一般的关系,我们现在应该继续加强。在我任期内,我想加强中法在各个方面的关系。

记者:具体到今年,你的工作计划是什么?

白林:今年,法国担任G20轮值主席国。我们一定要加强中法在G20中的作用。我们今年要举办中法战略对话。今年法国外长会来中国访问。今年,法国大使馆要搬新馆。我们希望新馆成为一个更有用的外交平台,让法国的形象更加现代化。

记者:作为大使,对中国官员有什么印象?

白林:最近三个月,我的官方活动比较频繁,接触老百姓的时间少了一点。谈到同中国官方人士的接触,我只用一个词来形容:非常出色,这同样可形容高质量的法中双边关系。

喜欢喝各种中国茶

记者:我注意到你每一次出席公共场合,着装都是这样的风格,都是西装搭配丝巾。

白林:(笑)对,这是我最喜欢的衣服。我也喜欢围巾。我有一条围巾,上面是一个中国画家的画,我特别喜欢。

记者:平时休息的时候会干什么?

白林:休息的时候,(笑)我没有很多休息的时间。如果可以,我喜欢漫步在北京的街头,我也去看孔庙、天坛。我很喜欢在街上看人。但是现在,这样的机会很少。

记者:平时去哪儿购物?

白林:(笑)我还没有时间去购物。但是我会去买茶叶。我喜欢龙井、普洱、铁观音,什么都喜欢。我也想去云南普洱看一看。

采写/新京报记者 颜颖颛

■ 对话人物

白林

  出生于1953年,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北京语言大学。

  1979年进入法国外交部,历任驻华使馆二秘、驻俄使馆二等参赞、驻联合国代表团二等参赞、驻欧盟政治和安全委员会大使。

 来北京前,她是联合国国际组织、人权和法语国家司司长。

@IMF总裁人选

  最重要的是遴选过程公开、透明,应该以择优为原则。(法国财长)拉加德已经表示,她将于近期访问中国、印度和巴西,争取新兴国家的支持。最终的决定是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理事会来做决定,我们法国有句谚语“让最优秀的人取胜”。——白林

@利比亚战争

  虽然我们的目的不是推翻利比亚政权,鉴于卡扎菲对整个利比亚人导致的恐慌,我们希望他下台......每当开始启动军事行动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军事行动会持续多久。现在我们可能觉得两个月的时间比较长,但是假如战争明天结束,我们就不会觉得两个月的时间很长了。——白林

最新修改 02/06/2011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