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经济学家诺奖得主梯若尔专访 [fr]

JPEG

2019年12月5日,《第一财经》记者钱童心女士在上海对我们的法国同胞、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让·梯若尔进行了专访,并在此与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社交网络的读者们分享此次专访内容。感谢她的提问启发我们对2020年世界经济形势进行思考:

1 - 第一财经:能否谈谈您的《共同利益经济学》这本著作?

梯若尔:2014年我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之后,走在街上有很多人拦下我向我表示祝贺,但同时,他们也指出我写的内容过于“技术”,认为我应该更好地去分享我的经济学理论。于是我意识到给公众写一些经济学的知识是我的责任,因为经济学就是应该让更广泛的公众能够明白,而不是仅限于企业领导者或者政府的监管部门。我希望能够分享我一直以来相信的一个观点,就是经济学能成为一种促进共同利益的力量,让世界变得更好。如果使用好了,经济学能够帮助我们理解我们所处的世界,经济学还能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本书传递了一种“正能量”。我在书的第二部分,写到如何使用经济学的观点为各种主题带来解决方案,比如平台经济、气候变化、金融危机、失业等。而第一部分更多讲述了很多人并不了解的经济学家这一职业,以及这一职业如今在发生怎样但变化。

2. 贸易战 :全球贸易冲突将如何终结?

要预测将会发生什么是非常困难的,就像我在《共同利益经济学》一书中所谈到的,经济学家更善于找出风险因素并给出解决方案,而不是预测,尽管他们经常被当作“预言家”。这次我在上海参加一个论坛,诺贝尔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就重申,贸易冲突不是一件好事。在自由贸易中,当然有受益者,但也有一些人遭受损失,应该对他们给予相应的补偿,比如因为进口贸易或者技术变化而失去工作的人。但自由贸易整体还是有益的,因为自由贸易增加了企业的竞争,并让企业更加专注于自己的强项,这也让国家能够享受到全世界最好的东西,比如中国的贸易发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过去40年里,中国的增长令世人瞩目,这是中国应得的,但中国也受惠于自由贸易。

在全世界各个国家,总有一些人反对自由贸易,比如一些企业因为自由贸易而受到低价进口产品的竞争冲击,因此会施加压力,希望通过关税或者进口份额等手段来保护自己,这就让自由贸易和自由贸易的好处受到质疑。很难预测这场贸易战将如何结束。民族主义加剧了贸易战的升级,每个国家都试图让其他人首先放弃。这不仅对中美两国来说是一件憾事,对欧洲和其他国家也一样,这确实是个问题。

3. 单边主义与多边主义

我觉得很遗憾,多边主义已经不再是主导潮流。但与此同时,我们又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互相依存的世界,在越来越多的领域我们需要全球合作,不管是国际贸易、气候变化、税务还是科技公司,以及数据处理和隐私保护、贫困国家的发展等(在这里只讲经济),这些问题都需要通过国际合作才能得到解决,多边机制可以带来让各方满意的解决方案。各自为营、自我优先和本国利益至上,尽管是本能,但在全球层面代价十分高昂。而目前(我希望只是暂时现象),民族主义、“本国优先”的思潮十分强劲。

4. “数字税”

对科技公司的征税并不容易。拿谷歌在法国的业务为例,谷歌在法国对终端用户提供的服务是免费的,但对广告商是收费的,而广告商的最终目标又是法国的终端用户,谷歌的欧洲总部又是在爱尔兰,所以当企业的市场具有“双面性”(Biface)时,就增加了对其征税的难度。

其次,公司税也很难征收,因为这些企业都是全球大公司,但选择在税率低的地方注册。由于它们的业务越来越涉及无形资产,比如专利和数据,就更增加了征税的难度,这再一次需要全球合作。现在法国和英国已经计划对美国大型科技公司(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征收“数字税”。据不完全信息, 这一项税收将按照营业额而不是利润来征收,目前推出的方案可能不是最有效的。我觉得这是欧洲希望通过这样一种举动,把美国“按上”谈判桌。不过这样的事实让人感到遗憾,因为理想情况下应该在多边主义的框架下进行。

5. 加密货币

我倾向于反对加密货币,因为:

首先,加密货币含有泡沫。假如人们对比特币失去信心,那么比特币就一文不值。而且比特币是一种不稳定的货币。当然,黄金也含有泡沫,因为它的价格要远高于工业用途的价值。其次,比特币矿工在能源和服务器上花费大量的资金,就是为了最先开发出算法来获取新的比特币,造成了大量资金的浪费。

第三个原因是比特币很大程度上都是用于避税、洗钱等犯罪活动,引发大问题。相对而言,主权货币,比如美元、人民币和欧元等,这些货币的运行都相对完善,通胀的问题也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天秤币(Libra)是一种私人货币,和比特币大不相同,它被认为是稳定的货币,也就是价值是有保障的,只是我们要对它的保障资金密切关注。而从另一种加密货币泰达币(Tether)来看,Tether也称自己是稳定货币,与美元挂钩,但其实不然。所以我认为对天秤币同样应该采取非常谨慎的监管,以避免出现类似的骗局。

第四,针对天秤币或者其他加密货币,要制定并实施货币政策或者进行资本管制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当类似于2008年在美国和欧洲爆发的金融危机出现的时候。

官方加密货币和天秤币的技术变革对全球央行来说是一种提醒,各央行不应任其飞速发展,而是应该进行创新,以使新技术服务于公共利益而不被用滥用。

6. 负利率

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无现金”的社会(中国和瑞典已经接近这种状态),在这种状态下进入负利率变得更加容易,因为要摆脱负利率最终是要靠我们拿着手里的纸币,这些纸币没有利率,只是保留其名义价值而已。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无现金社会与负利率是有关联的。

那么今天我们如何摆脱负利率呢?因为金融危机,各国央行都降低利率以挽救金融体系,向经济实体注入很大的流动性,这些当然都没有错,但是同时也产生了问题。因为当利率下降时,人们希望能有更高的回报率,那么就会去寻找一些更有风险的存款渠道,所以低利率助长了泡沫。我在学生时代就曾研究泡沫。另一个问题就是国家放任低利率,因为当利率维持低位时,国家债务不会急剧上升,但如果有一天利率突然升高了,就会让公共债务急剧上升。

7. 2020年我们面对哪些挑战?

1)走出贸易战

2) 低利率

3) 气候谈判重新回归全球经济的重要议题,这再次证明了多边主义的失败。我们在1992年的里约峰会时就已经制定了相关协议,不过在此之后我们并没有做得更多。其中的根本原因还是各国以自己的利益为上,对我们的子孙后代而言,地球正在受到威胁。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对此都持一致意见:需要制定足够高的价格来敦促国家和企业做出足够多的努力,消除高污染的生产生活方式,并且鼓励绿色创新。绿色创新的潜力是很大的,但很多时候初创公司会认为缺乏创新的动力,因为只有在碳排放税到了一定的价格,它们的创新才能体现价值,才能向银行借贷。事实上,碳排放税已经产生了作用,哪怕是在英国这样的碳税并不高的地方,也对治理污染产生了积极的效应,英国已经用天然气替代了一定比例的碳能源,虽然还是有污染,但排放能够减半。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时,各国需要采取合作高效的态度,面对子孙后代的未来,我们不应该采取自私自利的态度。

扫码阅读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接受《第一财经》专访实录

最新修改 22/01/2020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