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将担任七国集团(G7)轮值主席国 (节选自法国欧洲与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对外交团体的发言(2018年12月18日于比亚里茨) [fr]

事实上,几个月后,已成立43年的七国集团(G7)各成员国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将响应法国发出的倡议,齐聚于此。

正如法国总统在联合国大会上宣布的,法国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以及比亚里茨峰会的工作主线都是打击不平等。

我们生活在一个横向和纵向发展并进的世界。之所以说进一步横向发展,是因为一切资源都流动得更快: 包括财产、人力、创意和资本。我们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依赖世界另一端的发展。但同时,世界也更加纵向发展:从经济方面来看,2000年至2015年,十亿人口摆脱了极度贫困,但这并不能掩盖不平等现象急剧增多的事实。几个数据为证:现在,世界上一半的财富掌握在1%的人口手中。从上世纪80年代起,那最富有的1%人口的收入比占世界人口50%的最贫穷人口的收入增加了2倍多。

这些长期以来存在于医疗、教育、性别等方面的不平等问题,即便是在发达国家,也远没有消失。

全球化今后会影响着每个人的日常生活。现在,无论在南半球还是北半球,面对恐怖主义、环境、能源、商贸和移民等带来的问题,任何人都不能独自幸免。这是我们在座的政治决策者做选择时必须要考虑的一个事实。

挑战是巨大的,但我们并不是从零开始。减少不平等已被列入联合国于2015年确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但我们要做得更多:我们应该改变我们的行为、改变市场运行方式、改革机构、修正法律、调整公共政策。要做到这些,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政治动力、一个集体推动力。

法国担任G7轮值主席国期间应起草一个反对不平等的国际行动新框架。G7的成员国已经证明,设立立法机构和通过公共政策,是有可能真正减少不平等现象的。但是这些倡议现在要成体系。要整合这些倡议、使他们互相充实,才能成为体系。从明年1月份起,我们将从三大重点关切问题着手准备这个总体方案。

法国总统当选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提出了一个旨在更加看重工作、更好改善劳动报酬的计划。我们希望取得经济进步的同时保证社会公平正义。每个劳动者都有权享有其所做工作应得的报酬。这是一个重要原则,而且被列入了我们刚刚庆祝其发表70周年的《世界人权宣言》。因此,我们认为,不应该向违背这一原则和进行社会倾销的国家提供贸易便利。国际劳工标准需要更好地纳入到贸易和金融协议中。

同样地,税收合作将是改善经济再分配和经济正义的一个重要工具。我们希望G7在打击地方腐败、避税天堂和征税不足等方面能够取得进展。我们必须结束最低税收竞争,因为这种竞争会衍生我们同胞的不满,因为他们认真地遵守规则,但却发现反而受到这种做法的欺诈。

减少不平等也要通过基本的社会保障来实现,这里指的是必须要保障所有人。每个人都应获得针对疾病、失业、老龄、残疾和生育期的保护。过去,国际社会曾多次鼓励建立具有普遍性的社会保障制度。必须重新推起这种行动。

教育,尤其是女童教育,是一个关键问题。现在,世界上一半以上的人口不到30岁。教育好这代年轻人,就是为未来做好准备。我们将继续动员国际融资,以此普及教育、优化教育,其中包括女童入学和教师培训等方面。我们将致力于职业培训、就业能力培训和终身培训。为此,我将与法国国民教育与青年事务部长让 - 米歇尔·布朗凯一道,召集各国发展和教育部长进行一场联合会议,我希望这是一场富有成效的会议。
我们还将致力于加强卫生体系,尤其是在最脆弱的国家。同时,针对重大流行病,无论是传染病还是慢性病,我们还将致力于保障普遍的、近距离的获得预防、初级护理和治疗。为达到这一目标,各国卫生部长也将就此议题召开会议。

我们的第二大关切问题就是,如何在新的技术革命发展的同时,降低对我们部分人口造成威胁的“数字鸿沟”风险。

如果我们不想让这场革命加速不公平现象产生,我们就必须努力调节平台经济,以便更好地分配它们所产生的财富。这尤其是有关尊重版权的重大议题。分配者不得将创造者的正当报酬减少到最低限度。这也是一个有关税收的问题,因为相较于那些在我们的领土上掌握了更接近我们公民的分销渠道的参与者,如果数字化参与者享有比较优势,那么我们就有可能破坏周边商业和社会纽带,而他同时也是该社会纽带的维系者。如果这类商业只存活于大都市,那么我们就不能把数字化发展成它应该和可能成为的样子。
要实现数字解放,只有增加基础设施投资,这不仅将有利于消除“数字鸿沟”,还将为每个人提供学习基本数字化技能的方法。

我们将继续加拿大担任G7轮值主席国期间所做的工作,还将在人工智能领域创建一个国际专家组。我们希望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小组(GIEC)能够利用人工智能来处理关键气候问题。这个小组将由公民社会成员、科学家、创新专家和人工智能专家组成。它将依靠各国际组织,特别是经合组织(OECD)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旨在就这一符合道德规范的、负责任的技术发展达成共识。

我们的第三个关切问题就是打击与气候和环境的紧迫状况有关的不平等。

我们在座各位都清楚:最不发达人口往往是气候变化目前最弱势的群体。对他们来说,消费行为或习惯的改变都有着最高昂的成本。我想明确地表达一点:生态转型必须要带来更广泛的社会和领土正义,它们是相辅相成的。

除了社会领域外,世界范围内的气候面暖也面临不平等现象。往往是那些最贫穷的国家面对干旱、海平面上升、自然灾害和生物多样性遭受破坏等情况最为脆弱。为了通过结合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融资来共同推进气候行动,法国总统决定与联合国和世界银行共同举办了关于气候和生态行动的“一个地球峰会”(One Planet),同时决定在G7峰会期间,和各国、各国际组织、各非政府组织及私营领域的所有相关合作伙伴一起召开会议。因此,比亚里茨G7峰会将提前为几天后的联合国气候峰会的筹备工作做出直接贡献,该气候峰会将于2019年9月在纽约由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主持召开。

除气候和生物多样性外,我还要强调一点,海洋保护将成为G7峰会期间的一个中心议题。这座城市及其所在大区主席曾表示已将海洋保护作为其地区发展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将真诚地围绕这个重要主题与你们展开交流。

我们在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将努力寻求达成密切合作的外部伙伴中当然也有非洲的身影。我们希望把与非洲建立“新联盟关系”置于G7的核心,法国总统于2017年11月在瓦加杜古(Ouagadougou),还有最近在联合国大会上都曾表达过这一愿望。是时候认识真正的非洲了:它是一个全身心投入到重新定义全球化规则的行动者,是一个已经在设计自身解决方案的行动者。这些解决方案将使非洲国家更好地利用其巨大的人力和自然资源。

我们已经开始与一个具有特殊战略性意义和脆弱性的地区建立这个新联盟:萨赫勒地区(Sahel)。 我们在萨赫勒联盟的框架内为发展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努力。G7还可以在很多领域继续努力,如安全、教育、环境或青年等。

法国开始担任G7轮值主席国时恰逢新的欧洲议会选举开始筹备。事实上,不论在全球、欧洲还是国家层面,所面临的都是相同的挑战。我尤其关注那些构成数字时代生态和团结化转型、男女平等、民主、信息技术或税收公平等领域的挑战。当然,我们也必须表明我们将为这些不同的挑战提供严密的解决方案。

为了让欧洲更有主权,法国从未懈怠。欧洲主权并不与我们的国家主权相违背,相反,它是国家主权的最好保障。欧洲的每个国家都可以依靠一个须承担其权力的联盟的公共力量,而不用陷入到不受监管的全球化的动荡浪潮中。另外,即便在英国确实退出欧盟之时,我们仍要保护这一联盟的完整性。欧盟的力量取决于各成员国的力量。 在一点上,众所周知,法国将肩负起重要责任。她将真诚与其它所有成员国一道努力,履行其职责,而法德合作也显然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不可或缺。

女士们,先生们,除了我刚才提到的三大关切问题之外,法国担任G7轮值主席国期间的第二个目标就是巩固和更为密切地协调那些认为有必要共同应对人类共同面临的巨大挑战的各经济大国。

法国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还将实施一种非国家行动者的系统协商方法,特别是通过G7的参与小组。他们将维护并丰富G7峰会的工作。我们还将组织其它平台,例如国际发展国家委员会,该委员会汇集了政府和协会中的主要发展行动者。

我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见到担心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人。把这些人置于决策的核心才符合我们的职责,将他们的合法要求置于我们国际议程的核心才能确保我们制定出明确、有效的集体规则。将他们置于决策过程的核心才能结束国际社会所处的疲乏期。这种疲乏在历史的难以接受的重复轮回中可能让我们忘记,合作才是我们繁荣昌盛的最好保证,合作才是我们抵御极端主义煽动和抵御盲目自闭的唯一堡垒。

最新修改 14/01/2019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