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外交部长洛朗•法比尤斯介绍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报告 (2013年9月30日)

(精选)

气候变化大幅度波动是我们面前的一个悬崖。我们现在还有可能避开此深渊,但如果我们仍然不作为,或者行动不力,那我们将会步入悬崖。在二十一世纪期间,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将可能不止2摄氏度,而是近5摄氏度,同时带来不可逆转的后果。

我认为,应对全球气候挑战是我的一项重点工作。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GIEC)的报告强调积极动员所有国家,致力于遏制全球气候变化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正如首次圆桌会议所阐明,根据已观察到的结果显示,1950年以来的气候变化幅度之大是以前所未有的。在近三十年中,每个十年(80-90,90-2000,2000-2010)的温度都高于1850年以来的任何一个十年。从1970年到2010年,海洋已变暖和酸化;全球冰盖和冰川持续减少;海平面上升。总之,气候变化往往肉眼可见,但却没能得到认真对待。

* *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的报告是新的行动号召。报告显示,现在采取行动并不太晚。为了达到目标,我们有必要进行全球大动员。为了所有人的福祉,我们必须迅速、深层次地转变我们的生产和消费方式。法国已投入行动。法国的发展援助政策越来越倾向于支持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迈向低碳经济。

2015年的巴黎气候大会将是全球动员的一个重要阶段。依据德班会议确定的路线图,我们的目标是达成一项适合所有国家、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有作为的协议,即遵守气温升高2摄氏度的限值。

面对这一特定意义上的“生死”挑战,法国已决定承担自己应尽的责任。法国总统宣布申办和主持2015巴黎全球气候变化大会。

* *

我们深知完成这一使命的难度很大。经济危机使人们难以考虑长远利益。中产阶级在世界各国,特别是在新兴国家的成长自然导致能源消费的增加。

但一些令人鼓舞的因素也同样存在,我想到的是奥巴马总统表示的决心,是中国政府,尤其是习近平主席显示的决心。我还看到新能源领域的蓬勃发展,更广泛地说是诸多新兴国家进行的绿色投资。众多企业走上了绿色科技之路,世界舆论更加意识到全球气候失常产生的后果。

* *

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不应该成为一次做尝试的会议,而应该是一次做决策的会议。所以,我们在准备此次会议时,应该既有“主动出击”又有“集体行动”。

集体行动:我们与前两任大会主席国密切配合,即几星期后的波兰和2014年的秘鲁。

我们还长期与联合国秘书长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进行协商。

这种包容性做法自然延伸到公民社会,会议期间关于协议的谈判固然重要,而这是以公民的积极主动为基础的。

* *

归根结底,我们同主要排放国的对话是谈判成功与否的关键,需要坚持以下几点尤为重要:

- 始终处在谈判前沿的欧盟应该继续发挥作用,欧盟委员会已经递交了《2030能源和气候政策框架绿皮书》。

- 发展中国家的期待是核心。未来协议应该尊重区别责任原则,以考虑这些国家的发展能力与状况。北方国家必须履行其郑重承诺,通过公共和私人融资,帮助南方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如大家所知,法国在此方面走在世界前列,尤其是通过法国开发署的气候新战略和开征金融交易税,将部分资金用于应对气候变化援助。法国主持会议期间的一项核心工作是努力使气候议程与里约+20峰会可持续发展议程趋同。2015年9月将是一个高峰,全球气候大会召开之前,联合国将就发展议程召开峰会。

- 正如帕斯卡尔•康范所强调,我们所有国家都持积极态度不可或缺,生态转型与遏制气候变化为发展、经济增长和企业提供了契机。

2015巴黎气候大会的口号很简单:主动出击,集体行动,积极行动。

* *
政府间气候专家委员会报告第一卷明确告诉我们没有其它选择,请你们相信,法国将全力以赴地投身于这场生死攸关的战斗。

最新修改 16/06/2014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