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的讲话 [fr]

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的讲话
纽约,2020年9月22日

大会主席先生,
联合国秘书长先生,
各位国家元首与政府首脑,

去年相聚纽约联合国大会之时,我曾呼吁在座各位为构建和平、为共同担负起我们的责任而鼓起勇气。必须说,面对着这次自联合国成立75年以来规模前所未有并迅速席卷全球的覆盖卫生、经济、社会和安全多个领域的冲击,我们的勇气经受了极其严峻的考验。这一勇气首先体现在从第一时间起直至今日仍在世界各地一线救治病患、供应食物、提供陪伴、肩负责任、奋勇坚持的人们身上,那是我们的医务人员和人道主义工作者。我谨借此机会向他们致以敬意。他们期待我们积极携手构建切实的应对措施,因为此次危机较之以往更需要合作,更需要创造新的国际方案来解决。首先,我相信科学和知识的力量,疫情终将被战胜,人类终将找到良方。然而这一过程需要多久,无人知晓。此时此刻,每一个国家都别无选择,必须学会与病毒共存,必须学会适应新现实,这一新的现实压迫在所有人肩上,揭示了我们的脆弱之处,迫使我们直面最紧要的责任。这一全球性的新现实清晰、粗暴,令人心惊目眩,但我们不能任由自身陷入绝望或气馁,在面对它时还须保持清醒。数月之间,此前面临的所有挑战都进一步凸显和加剧。已获得成就的事业前进遇阻,挫折倒退不断出现。我们多年来在防治艾滋病、疟疾、结核病等其他传染病方面取得了成绩,本以为将迎来最后的胜利,如今却出现进度延迟,乃至更多的问题。超过3700万人陷入或重返极端贫困。粮食安全面临极大威胁且问题已然加剧。160多个国家逾10亿学生受到学校停课的影响。4000万儿童无法正常接受第一年的学校教育。女性在危机中首当其冲,屡屡遭受各种形式的性暴力、家庭暴力和性别暴力。面对以上乃至更多因这场席卷全球并仍在各大洲肆虐的疫情所造成的其他影响,我们的集体行动能力却加速分裂。尽管合作是唯一的解决之道,可我们迫切需要的国际组织——如世界卫生组织——却被一些国家指责为迁就纵容,与此同时又被另一些国家工具化。值得信赖的第三方如科学家和新闻工作者对于理解这一危机和开展有效行动至关重要,他们却因国家宣传以及泛滥的虚假信息而遭到质疑。我们的联合国组织同样面临无能为力的境地。联合国安理会作为和平与稳定的保障,却要历尽艰难才能就我们全力推动的人道主义停火达成一致。各位想象一下,达成一项小小的共识都如此困难。而在此等非常情况下,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却无法召开我们所期待的会议,只因其中两个国家相较于开展有效的集体行动,却选择公开对抗。新冠大流行之前就已存在的各种裂痕,如大国间的争霸、对多边主义的质疑或工具化、对国际法的践踏,都因疫情带来的全球不稳定性而进一步加速扩大。

我们不能再视而不见。我们已经失去了敷衍拖延的奢侈权利。此次新冠大流行应成为一记当头棒喝,将联合国组织从睡梦中拯救出来。之所以有可能,是因为在这场磨难中出现了希望。许多人曾预言欧盟将走向分裂和软弱无能,但欧盟却借疫情之机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这是团结、主权、互助、选择未来的一步。正是欧盟和非洲伙伴们一道在二十国集团发起倡议,以帮助最脆弱国家应对疫情并减轻相关经济体的债务负担,从而避免让非洲未来面临威胁。于是在二十国集团财长会议上,我们首次通过了暂缓非洲最贫困国家债务偿付的倡议。正是欧盟和其伙伴们一道推动构建了“获得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ACT-A)倡议,以便让所有人都能获得抗击新冠大流行的工具。正是欧盟和其他相关方一道促使世界卫生大会做出决定,吸取新冠疫情的经验教训,改善预警和早期响应体系,以便更好地预防此类危机的发生。正是欧盟和亚洲、美洲以及非洲的伙伴们一道,积极构建、提出并倡导各项具体的合作方案、互助方案和行动方案。在未来,我们应对正在塑造之中一些新平衡予以重视。我们应该相信所有怀有良好意愿者的力量。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能够仅仅成为中美对抗的注脚,无论这两个大国在全球占有多大的权重,也无论我们与两国——特别是美国——有着多么深厚的历史渊源。新冠危机、国际合作框架的崩塌以及方才提到的脆弱性都要求我们重新建立一个新秩序,要求欧盟全面担负起其应担的责任,即弘扬其价值观,倡导其对于未来的主张,并有能力构建新的解决方案,因为我们并非注定要成为一场对台戏中集体失能的无奈旁观者。我们还有回旋的空间,应充分加以利用,应在当前形势下确定属于我们自己的优先事项,做出明确的抉择,建立新的同盟。在未来数周和数月,面对我们的国民,面对国际社会,我们需要做出一些根本性的选择。这些选择将对我们国家的生计、国民的生存以及世界的走向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我们不应逃避,因为恰恰是在一切都摇摆不定的时候我们必须回到最基本的问题。自新冠疫情爆发之初,我便深信这并非是一场能够很快过去的事件。这其实是当今世界所经历的各种深层次危机的延续,而这些危机同样源于我们的相互依赖性。终有一日,我们将获得战胜新冠大流行的良方,但却没有灵丹妙药能够解决当代国际秩序遭到破坏的问题。也没有灵丹妙药能奇迹般地改变我们所处的自相矛盾的境地。我们的社会从未如此相互依赖。然而与此同时,我们之间却从未如此充满分歧、步调不一,从未如此缺乏构建快速解决方案的能力。我们也从未如此深陷于一种情况,即我们一些国家亲手毁坏自己在过去数十年创建的国际合作框架。有鉴于此,我谨在本次大会上提出五大优先事项。法国希望根据这五大优先事项,与欧盟伙伴国家以及所有怀有良好意愿、有意致力于此的各方力量一道,为构建一个新的当代共识奠定基础,以有利于我们在当前世界形势下采取切实行动。

第一大原则或者说优先事项,是防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并打击首先对我们集体安全造成威胁的恐怖主义。过去数年实行的极限施压战略迄今未能让伊朗停止破坏稳定的活动,也未能令人确信伊朗将不会拥有核武器。因此,尽管法国——大家应该还记得——并非当年发起伊朗核问题谈判并设计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的国家,但法国同其德国和英国合作伙伴将继续要求全面充分执行2015年在维也纳达成的协议,不会接受伊朗违反该协议的行为。同时,美国在退出伊核协议后已不具备自行激活相关制裁机制的条件,我们不会在激活该机制的问题上做出让步。否则这将破坏安理会的团结,损害安理会所作决定的完整性,并将进一步加剧该地区的紧张局势。正如两年多前我在联合国大会上所强调的,我们必须持续构建一个有效的行动框架,换而言之,必须建设我们完成2015年协议的能力。首先从时间的角度上要确保伊朗永不能获得核武器,同时还要确保我们将对伊朗的弹道导弹活动及破坏地区稳定的行为做出反应。在朝鲜问题上,我们对美国为开展谈判所做的努力给予了支持。尽管尚未取得切实成果,但上述举措十分重要,目前我们在等待朝鲜方面作出兑现承诺的具体姿态。朝鲜必须遵照安理会决议,本着诚意迅速开始全面、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无核化进程。这是达成政治解决方案、实现朝鲜半岛持久和平的唯一可能途径。这对于地区稳定与安全以及国际和平与安全至关重要。同样,我们不会容忍在欧洲、在俄罗斯或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我谨在此以集体安全的名义向俄罗斯重申,必须对试图使用神经毒剂“诺维乔克”暗杀一名政治反对派人士的全部真相予以澄清。相关澄清须尽快作出且应无懈可击,否则我们将采取措施确保我们的“红线”得到尊重。在此方面,自我担任共和国总统以来,法国一直能够尽职尽责地确保所设定的“红线”有效发挥作用。我们的集体安全同样体现于在任何有需要的地方对恐怖主义进行打击。几年前,法国遭受了多次恐怖主义袭击,这些发生在法国本土、触及我们根本的袭击有些是在伊斯兰恐怖主义的中心地带策划发动的。我特别联想到法国2015年发生的系列恐袭,它们正是在叙利亚被策划的。这就是为什么法国将始终在黎凡特地区投入大量努力,坚定支持伊拉克主权,并与萨赫勒地区的伙伴站在一起。在黎凡特地区,我们将继续参与国际联盟。我们已经取得了第一步胜利,终结了“哈里发国”。但这一胜利并不标志着该地区反恐战争的结束。我们将在国际联盟的框架内并与所有地区伙伴一道,继续与所有恐怖分子作斗争。我谨在此重申库尔德战士在与国际联盟并肩打击“伊斯兰国”组织及恐怖分子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我还要强调伊拉克以及伊拉克人民在这场斗争中已经并仍将扮演的重要角色。这也是为什么法国极力支持伊拉克目前以及将来为主权、为在反恐斗争中发挥作用而采取的所有举措。在萨赫勒地区,正如各位所知,法国主要与萨赫勒五国一道并肩深入开展行动,先后召开的波城峰会、努瓦克肖特峰会为建立联盟奠定了基础,以便在该地区加强打击两大敌人:“伊斯兰国”组织和基地组织。上述两大组织在过去数月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波城峰会及其后所确定的一系列聚焦于三国边界地区和“大撒哈拉伊斯兰国”组织的目标已经取得了远超此前的切实成果。我们将依托“新月形沙丘”行动,并在欧盟和美国伙伴们的支持下继续开展这项工作。萨赫勒五国集团的部队已经重新占据优势,收复了一些失地。这一势头必须继续下去。这正是我们建立联盟的意义所在。最近几周在马里发生的事件也向我们强调了一个十分明显的事实:民主和反恐是进退与共的。两项斗争互不可分。只有民主、正义、法治和发展才能为萨赫勒地区带来持久和平。那些以上述原则为名在马里哗变起事的人如今绝不应背离这些原则。他们必须使马里不可逆转地走上恢复文职政权、尽快举行选举的轨道。法国如同其伙伴尤其是非洲伙伴一样,只能在这一条件得到保证的情况下继续参与事务。我谨在此明确重申,法国只在应相关主权国家以及区域性组织的请求才会进入马里或者该地区其他国家。一旦这些国家表示希望我们离开或认为可以独自打击恐怖主义,我们将撤离。因此,我在波城峰会以及努瓦克肖特峰会上提出,需要再次对我们参与相关事务表明请求和需求,马里的军政府已重申了这一请求。我们将在这一点上保持高度审慎。我相信各国人民的主权,我认为,我们的反恐行动只有与尊重主权相结合,与有效的民主和切实的发展政策相结合,才能持久发挥有益作用。这其中也包括我们与萨赫勒联盟一起设计的发展政策,我们将同欧盟伙伴、非洲伙伴以及世界银行一道,继续在当地开展有益的行动。

我认为今后数月的第二个优先事项是在尊重各国人民主权平等的前提下建立和平与稳定。和平与稳定的规则需重新定义,因为局势已因疫情发生深刻变化,但从根本上说,在此很久之前,随着美国撤出,局势早已发生变化,由美国充当最后保证者的国际体系现已过时。其它大国由于上述承诺解除发表的霸权主张,中国向境外的投射,欧盟主权的增强。所有这些潜在趋势都应促使我们重新思考保障和平与安全的集体行动的方式。这方面行动的原则必须清晰明确,在落实行动时亦必须坚决果断。尊重各国人民主权,巩固法治及其行动手段,明晰需求和责任,以确保有效执行在联合国主持下做出的决定。这正是我们在黎巴嫩所做的工作,无论如何,黎巴嫩主权人民的愿望必须得到尊重、听取和支持,黎巴嫩政治阶层的积习是无法接受的。我谨在此重申我对黎巴嫩人民的全力支持,以及我无论身在何处都将采取行动的决心,同时充分尊重黎巴嫩主权,本着友谊和严格要求的精神,正如我常说的那样,以便黎巴嫩能够复兴。为了生活能够得到改善,也为了能够找到缓和及更为有效的民主的道路。但黎巴嫩是全人类的财富,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一个因恐怖主义和霸权势力而动荡的地区,黎巴嫩是例外、民主和多元化的一种形式。联合国应如同其今年夏天以及一直以来表现的那样,秉承务实态度,与民间社会和非政府组织一道,应对紧迫需求并着手重建。在那里,我们什么都不会放弃。关于叙利亚,在联合国主持下在日内瓦重启谈判是积极的一步,但这一进程不能仅限于新宪法起草。它应通过举行自由、公正和透明的选举,使叙利亚人民的愿望和主权受到尊重。因此,法国及其欧盟合作伙伴将继续通过落实一个可靠的政治解决方案,为重建筹资以及与大马士革关系正常化提供条件,这是唯一持久的解决方案,唯一可以消除该地区恐怖主义的解决方案。近东和平仍然首先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迫切需要,但对我们所有国家来说中东和平都是不可或缺的。我欣慰地看到以色列又得到了一些阿拉伯国家的承认。这是合法的认可。这也是未来希望的保证。但是,公正持久的和平首先需要找到决定性谈判的道路和方式,能使巴勒斯坦最终拥有其权利的道路和方式。除了勇敢谈判别无选择,谈判需要在尊重各方有关安全和主权得到完全充分承认的合法愿望的前提下就最困难的问题达成一致。我不相信建立在霸权或屈辱之上的和平。即便以金钱补偿霸权或屈辱。因为我们太了解了。不能用金钱补偿一国人民受到的屈辱。我们有责任集体构建这一富有雄心的解决方案。在利比亚,危机现已对地区稳定产生深刻影响,并由于外部干预增加而恶化。在我看来,利比亚是我们不尊重人民主权时所可能导致的错误的充分例证。任何大国都不能为他国人民构建幸福,除非这是该国人民所希望的,并且是他们按照自己所希望的过渡方式亲自参与构建的幸福。因此,今天我们别无他法,只有采取务实行动。欧盟正在这样做,以使联合国决定的武器禁运能有效地得到所有人遵守。如今,该禁运已被数个大国违反。不能继续如此。一些大国还决定继续从叙利亚战区输入战斗人员,在该地区输出恐怖主义,全然不顾利比亚,其萨赫勒地区邻国以及欧盟的利益。我们一直对这些行径集体缄默,我们应在未来几周采取更为强硬的态度。我们正与我们在利比亚邻国中的所有合作伙伴开展工作,以实现持久停火,继而助推在联合国主持下实现危机政治解决方案,这是法国希望在未来几周与联合国秘书长一道推动的倡议。联合利比亚所有邻国,以帮助实现利比亚解决方案。从长远来看,利比亚邻国的参与必不可少。在地中海东部,我们必须重新开启有效而明确的对话,以避免出现冲突和质疑国际法的新区域。地中海区域的欧盟成员国几天前在阿雅克修就此做出了明确表示。我们尊重土耳其,我们准备与之对话,但我们期待它尊重欧盟主权,遵守国际法,并澄清其在利比亚和叙利亚的行动。侮辱中伤没有意义。所有这些言行在负责任的国与国关系中没有立足之地。欧盟希望向其发出担当责任的呼吁。我们欧盟一方已为进行对话、建设不可或缺的“地中海治世”(Pax Mediterranea)做好准备,但并不以恐吓为代价,也不以“强者为王”为代价;而是以遵守国际法,尊重合作和盟国间的互相尊重为前提。这些原则是不可谈判的。在发生乌克兰危机的欧洲大陆,今年“诺曼底模式”使我们与德国总理一起取得了初步进展。但白俄罗斯局势使欧洲大陆面临新的分裂的风险。白俄罗斯人民的勇气令所有人钦佩。他们的愿望应受到尊重,我们与他们同在。我想极力强调的是,必须进行全国政治对话,并且必须避免一切外部干预。我们曾借机与德国总理及理事会主席一起,同普京总统进行了沟通,并呼吁支持欧安组织提出的调解。除此之外,我们看不到其它出路。向干涉说不,向有罪沉默说不。欧盟也将履行与其历史和地理相称之责任。但是,对我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抱有信念,这也意味着希望在欧洲大陆建立长久稳定的新规则,这种长久稳定既不能限于历史协议,从根本上说也不能限于近年来对这些协议的推翻。当我们谈论欧洲的和平、稳定和集体安全时,我今天不能无视这样一个事实,即在我们所处局势中,我们的安全和稳定曾极大程度上依赖于美国和苏联之间在过去签署的协议,而这些协议在过去十年中已被逐渐废除。《中导条约》的失效是重要一步,我们对此不应保持沉默。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欧盟能就集体安全与所有邻国重新开启全面而富有雄心的谈判的框架,并构建一个将历史性条约失效考虑在内的新框架。我非常明确地说,我们不会将我们的集体安全交由欧盟之外的其它大国。

第三,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公共产品。 这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它超出了我们的国家利益和地区平衡。保护我们的公共产品与行使我们的主权并不矛盾。相反,这是在掌控我们命运的同时,真正保护国家主权的唯一方式。我们目前经受的危机恰恰再一次以不容置疑的方式表明了这一点。面对疫情,一个人的健康就是所有人的健康,这也提供了一个使应对大流行病的手段成为每个人都应获得的全球公益物的绝无仅有的机会。这就是我们在“获得抗击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倡议(ACT-A)框架下开展并将在未来几个月中在加强卫生系统等方面全面巩固的行动的意义所在。卫生是一项全球公益物,这是我们在过去一年进行的一场战斗,也是我们在里昂进行的战斗,在那里我们再次动员国际社会为抗击历史性流行病筹措资金。这是我们将继续做的事情,并且我们必须在未来几个月中加强行动。气候和生物多样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应居于我们集体议程的核心位置。不是体现在口号里,而是贯彻在行动中。今年十二月,《巴黎协定》将迎来五周年,我们现已知道,我们当初集体设定的目标将无法达成。对大流行病的应对能够改变形势。各国通过的大规模复苏计划是改变我们经济和发展模式的历史性契机。这应居于欧盟雄心的核心位置,我谨在此感谢欧盟委员会主席的大力参与。这应居于七国集团和二十国集团工作的核心。这是不可或缺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希望法国能在《巴黎协定》通过五周年之日再次动员国际社会,使我们每个人都能看清我们在兑现承诺方面所处的位置,不改变衡量标准,也不把事情复杂化,而是以完全透明及自愿的方式大力动员所有国家和地区。我坚信,欧盟将在未来几周达成一项协议,提高其雄心水平,以便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设定了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至少减少55%的目标。这意味着我们在富有雄心的碳排放交易体系、最低碳价以及“碳边界”调整机制方面要更迅速,更强有力地采取行动。所有这些措施构成了一个整体。抛开其它措施,其中的单独一项措施将不能发挥同等效力。我们将与英国及欧盟合作伙伴一道在此基础上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为前景逐一寻求主要排放国的承诺,我们将与我们的合作伙伴,特别是非洲合作伙伴一道,实现我们的共同目标。将于12月就此举行的活动至关重要。11月,我们将在巴黎召开国家开发银行峰会,以便所有资金流为与《巴黎协定》一致的生态和团结化重振做出贡献。生物多样性与气候变化及人类健康之间的关系已然明确,我们将于几个月后与联合国、世界银行一起在马赛组织“一个地球”峰会,该峰会将有助于我们就陆地和海洋保护区、生态农业、生物多样性筹资、打击毁林以及生态系统和物种的保护确定具体行动议程。海洋、南北极、热带森林属于人类共同遗产。我们必须保护它们,我们将在气候、生物多样性以及防止荒漠化缔约方大会等联合国的决定性会议上这样做。为此,我提议明年在上述三个缔约方大会举行之前在纽约召开一个峰会,以便对上述会议进行决定性推动并使其取得切实成果。数字空间也是一种公共产品,是一种独特、开放及信任的公共产品,它应成为新治理的主题,以防止其被强占、被黑客入侵,或被工具化。这就是我们在“克赖斯特彻奇呼吁”信息和民主伙伴关系以及人工智能全球伙伴关系框架下采取的举措的意义所在。我们必须巩固这些伙伴关系中的每一项伙伴关系,也要在亚喀巴进程上取得进展,我谨感谢新西兰总理以及约旦国王在这一议程上作出的承诺。现在我们需要具体的解决方案,现在我们不仅仅需要承诺,更需要大型运营商和大型平台采取行动,还需要政府承诺制定法律并在区域层面进行监管。打击仇恨,打击恐怖主义,从根本上建立互联网共同公共秩序,这些与技术创新和自由同等重要,因为没有公共秩序就没有自由。我们有责任通过一项国际承诺来创造它,我不认为保护言论自由就可以容忍恐怖主义言论、仇恨言论以及从某种程度上助长暴力的匿名言论。该议程对我们所有人都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将继续采取有力行动。最后,我曾在疫情下重申过,现在我要再次强调:教育是一项至关重要的公共产品,我们将在明年继续致力于此。由于疫情,数亿年轻人无法接受教育,而教育,特别是对女童的教育仍然是一个优先事项,尤其是在非洲。我们与马基·萨勒总统一道致力于全球教育合作伙伴关系。 我们筹集了新的资金用以资助该合作伙伴关系的行动。今天世界银行、联合国、全球教育合作伙伴关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作用,以及我们双边行动的作用必须得到加强,以便在未来数月和数年中采取更加有效的行动,以改善教育,尤其是对女童的教育。这场斗争还远远没有结束,我们不能忘却。无论如何,这居于法国在捍卫和争取全球公益物方面承诺的核心。

第四个优先事项是重建新的全球化时代。哥伦布和麦哲伦的航行开启了第一个全球化时代。那是一个地理大发现的时代,伴随着第一次入侵、某种探索尝试、某种形式的迷恋或彼此间偶尔发生的误解。第二个全球化时代是19世纪的殖民帝国和工业革命时代。它是由贸易、最初的国家开放,乃至奴隶贸易和剥削、一些国家实现发展而另一些国家被奴役、第一批人口流动和由这些权力变化带来的世界重组发展而来。第三个全球化时代开启于1989年柏林墙的倒塌,边境开放、建立商品流通及人员流动具有可能性的信念以及互联网的普及推动了各种利益、价值观和想法的融合。事实上,我们可将每个全球化时代划分为许多阶段,在此我不再赘述,我要谈到的是当今这个全球化时代。但是,十几年来遭受质疑的也正是这第三个全球化时代,因为伴随着深刻信仰而追求的目的是和平的全球化、价值观的趋同以及普遍尊重他者。第三个全球化时代受金融危机、世界变革、人民身份认同、国家意识以及全球疫情的影响而饱受质疑;还因西方中产阶级危机这一严重危机而遭受质疑,人们在某个时刻对这个新秩序产生怀疑,对这个被某些人称作“幸福的”全球化能给他们带来的东西产生疑问。这些中产阶级在西方无处不在,他们往往是这个开放世界经济和文化调整的变量。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不能否认这个阶段推动了前进和进步,不能否认这个全球化时代带来了繁荣。准确地说,通过贸易和全球产量的重新分配,第三个全球化时代已使数亿人摆脱了严重贫困,开放使人们对旅行和流通有了认识,而旅行和流通也或多或少地缓和了我们的关系。固步自封在历史探索之中、封闭在关税及贸易战等保护主义中、封闭在使我们陷入闭关锁国或强权逻辑的某种疑虑中,这是十分危险的。因为,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通过倒退回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暴力”更确切地说是极端民粹主义“暴力”以及通过霸权来应对此次全球化危机的风险。但是,很明显,当前必须重新考虑全球价值链的问题,因为这场危机表明,对卫生、数字领域、人工智能以及粮食等战略领域的依赖会导致在全球范围内质疑主权的自由行使。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一些有益的相互依赖和一些使我们变脆弱的相互依赖并存。我们需要保持国际贸易和开放,因为这对我们的经济和社会都有益处,因为我们无法完全重新回归国内生产,因为它会带来适当的相互依赖从而要求我们必须合作。但是无论在技术领域、食品领域还是工业领域完全依赖某些大国,都会造成脆弱性,而这些脆弱性将导致无法继续维持世界秩序的平衡。其次,这种新国际秩序下的不平等已然让人无法忍受。在某些国家,我们已经使数亿人摆脱了严重贫困。我们在某种程度上缩小了南北半球的不平等,但却在本国内部加剧了不平等。这种新秩序使民主进程变得步履维艰。然后,我们构建了意识的全球化,从某种意义上讲,今天的全球化已经不再是基于互联网的知识全球化,而是变成了情感和仇恨的全球化。面对上述各种危机,我们必须做出应对。像其他大国一样,欧盟也在制定相关战略。我们的国际规则亟待调整,以考虑这些新现实,从而为我们提供更加平衡的国际合作手段。该合作应建立在尊重各国主权的前提下,从而造福所有人。在这方面,显然,应将应对不平等作为新全球化的核心。法国提出了一些倡议,支持女性企业家、全球教育伙伴关系以及全民医疗覆盖,以便与一切命运不平等作斗争,但我们还应做得更多。如大家所见,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原先是基于学术共识,后来变成政治和市场共识,即通常被称为“华盛顿共识”,但它已经过时了。我们必须一同为更公平、更平衡、更公正、更可持续的全球化奠定基础。我们必须考虑新的全球化,这个新的全球化接受重新思考和考虑公平主权和公平贸易;它将打击各种形式的不平等,无论是性别、条件还是经济方面的不平等,以及应对气候变暖和保护生物多样性位于其模式的核心,并且它会可持续地整合新的世界平衡的条件。在这方面,几周之后,我们也将在巴黎论坛上提出具体建议。与欧盟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许多其他有意愿的国家共同开展的工作是至关重要的。非洲将与欧洲一道成为重新定义全球化的“助推器”。因此,为帮助非洲国家在卫生、经济、社会和人道主义领域应对大流行病,我们构建了相关倡议,我们将在此框架内继续付出努力。11月份举办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将在落实我们制定的暂停债务偿还决定以及各项事务更上一层楼方面具有决定性意义。我们还应更好地支持公民社会和非洲青年人等大批力量,因为非洲青年人是非洲大陆的主要力量和未来。这就是我们将在未来几个月与非洲侨民一起,在非洲私营领域的支持下提出倡议的意义。

最后,我想在这里向大家提出的第五个目标是尊重国际人道法和每个人的基本权利。我认为,这个目标对于联合国的存在也是至关重要的,事实上,在这个领域,我们目睹了一系列倒退和许多缄默。自联合国建立世界人道主义日以来,5000名工作人员被袭击,1800名工作人员遇害。去年是伤亡人数最多的一年。我尤其想到了,在尼日尔在“技术合作与发展援助组织”从事人道主义援助工作的那几名法国年轻男女,他们于今年8月被残忍杀害。不行,面对这样的倒退,联合国不能无动于衷。因此,我们与法国非政府组织,与国际合作伙伴一道共同构建一项倡议,以确保有效地执行国际法,保护从事人道主义工作的人员和打击有罪不罚。人道主义范畴内的相关事宜是人类的共同遗产,我们必须通过保证惠及平民人口以及保护为平民提供支持的人员来保护这一遗产。我们在这个问题上遇到了不可原谅的倒退。我们看到了包括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内的某些国家不可接受的做法,尤其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做法。人道主义行动的中立性应被尊重,其犯罪化应得到遏制。承担我们在人道主义领域的责任还意味着在移民问题上表现出团结与人道。当前,希腊莫莉亚的局势十分艰难。法国将与德国及其伙伴国家一道承担接收难民的责任,我们所有人都应共同努力管理移民流动,以终结人口贩运、冒死偷渡以及被迫的背井离乡。这将是未来几周欧洲议程的核心。稍后,我再谈这个议题。我们必须加强打击非法贩运者,并履行我们的责任。

最后,基本权利不是一个西方独有的观点,我们不能以干涉别国内政为由反对。它们是联合国成员国自愿同意签署和尊重的文本所规定的联合国原则。因此,法国要求在联合国的支持下,派遣一个国际代表团访问新疆,以便考虑到我们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少数群体状况的共同关切。我们不能接受,在北京世界妇女大会召开25年后,全球妇女的权利正在急剧下降,所以我们将于明年夏天与联合国妇女署,与公民社会共同举办“平等的一代”论坛,以实现全体女性的解放、女童教育以及对人权真正有效的尊重。

以上就是法国希望与各国一道重建国际秩序基础的五个原则,以使联合国的根基免受大流行病的影响。温斯顿·丘吉尔曾经说过,“在被变革扼住喉咙之前,我们必须抓住变革的机会”。这需要在方法上建立行之有效的国际合作,这样的国际合作应建立在所有人共同制定并遵守的明确规则的基础之上。多边主义不仅是一种信仰,而是一种必须采取的行动。任何国家都无法在这场考验中独善其身。国际合作可能会很艰难,但是从客观上讲是必须的。然而,我们不能再满足于话语上的多边主义,仅就最少的共同点达成一致,这是在表面共识下隐藏深层差异的一种方式。一些国家因加入某些联盟并遵守其原则或加入某些组织机构并遵守其原则而炫耀,但却在现实中践踏它们,因此,我们必须改变方法、改变规则、大声疾呼。我们应该保持坦诚、清醒和严格要求。当代多边主义还必须联合国际组织、私营参与者、非政府组织、研究人员以及公民,以使每个人都参与到所采取的行动中。当代多边主义将建立在伙伴之间真诚可靠、得到遵守的和经核实的协议的基础上,围绕明确的目标和规则,同时包含真正的责任和问责机制。因此,在11月举办的巴黎和平论坛上,我们将与欧洲、非洲的合作伙伴以及亚洲、美洲和其它地区所有愿意加入的国家共同努力,巩固这一新国际共识的基础,为联合国的未来造福。我不相信一蹴而就的重建。我相信,要坚定不移、有条不紊、严谨地开展工作,以建立当代国际秩序,从而使子孙后代远离战火,彰显出人权以及国家间的平等,并在更大的自由里推动社会进步。这也是《联合国宪章》的承诺。它于现在格外有意义。我相信意志的力量,相信真诚和勇气的价值。尽管隔着屏幕向大家发表讲话,我仍记得几天前遇到的一个黎巴嫩小女孩子的眼神,她失去了一切,所有的一切,但却誓死要为信仰而战。另外,我也想起在尼日尔被害的年轻法国人,因为他们相信这是一个富有人性、团结友爱的世界。但是,你们中的许多人也肯定记得或者应该记得,这些记忆迫使我们采取行动,不允许我们抱着玩世不恭的态度,这些记忆迫使我们行动起来,不允许我们丧失信心或者敷衍了事。上面提到的都是涉及到人的生命的问题,但最重要的是,世界各地的年轻女孩和男孩之所以参与其中,是因为他们相信我们的话,因为他们为我们的原则而活并遵守我们的原则。如果我们背叛了他们的信任,我们将成为他们希望幻灭和失去一切的罪魁祸首。因此,我们要做些什么。我知道我们有能力这么做。不管怎样,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我们都会竭尽所能采取行动,而且我知道许多同仁也已为此做好准备。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位。谢谢大家。

最新修改 12/10/2020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