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 : 演绎跨越世纪、超越国境的人类历史

法国以纪念原外交部长罗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所发表的宣言来庆祝今年5月9日的“欧洲日”,舒曼公认是欧盟创建之父之一。政治、经济,同时还有文学、艺术、哲学的影响构成了欧盟身份的由来。

JPEG - 38.9 kb
欧盟成员国国旗

法国以纪念原外交部长罗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所发表的宣言来庆祝今年5月9日的“欧洲日”,舒曼公认是欧盟创建之父之一。而浪漫主义作家、世界预言家维克托·雨果(Victor Hugo)由于他先知先觉的言论,则可被视作今日欧盟的支持者之一,即便是之前的伏尔泰(Voltaire)、卢梭(Rousseau)和之后的其他作家也都曾关注过欧盟问题。正是这些政治、经济,同时还有文学、艺术、哲学的影响构成了欧盟身份的由来。

1950年的5月9日,在时任法国外交部长的罗伯特·舒曼的推动下,欧洲迈出了一大步,舒曼在法国外交部钟厅发表的宣言旨在使欧洲国家之间相互接近,建立一个可与美国较量的欧洲联盟,制止欧洲相邻国家之间的冲突。他在宣言中指出:“这个欧盟不是在一夜之间,或由一个计划就能建立的:是通过实施具体的行动才能造就的,首先是要建立一个真正的互助关系 ”。这一被誉为“舒曼宣言”(或舒曼计划)的著名提议被视为欧盟的出生证。

建立一个《欧洲煤钢共同体》(CECA)这样的超国家政治实体是舒曼计划的原则,这一计划由当时的法国国家计划署署长让·莫内(Jean Monnet)同几位高级官员修订。为了纪念这项宣言,在1985年6月的米兰欧盟峰会上,5月9日被与会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定为“欧洲日”,并于1986年庆祝了首个“欧洲日”。

欧洲大陆政治统一的理想在十八世纪就已经萌发,二战以后,政治统一的需要显得前所未有地不可或缺。

然而,自1849年起,《世纪传说》和《悲惨世界》的作者维克托·雨果就曾将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视为真正的必要。他不顾同代人批评这是一个可笑的想法(法国和德国被视作一对宿敌,并且被认为会一直延续下去),他在1849年8月的世界和平大会上发表的演讲奠定了欧盟思想的基石:“这样的一天终究会到来,法国、俄罗斯、意大利、英国、德国以及欧洲大陆的所有国家,不丢失各自的鲜明品质和光荣特色,你们在一个高级机构中紧密地相互依靠,共建欧洲友好关系”… 这样的一天终究会到来,人们看到两个巨大集团,分处大洋两岸的美利坚合众国和欧洲合众国跨海握手,交换各自的产品,进 行贸易、工业、艺术以及人才等交流。

这一思想到了二十世纪中叶才被人们重新采纳并接受。讲法语的瑞士人丹尼斯·德·鲁日蒙(Denis de Rougemont)成为欧盟思想的先驱,他在1948年5月欧洲海牙大会上宣读的“致欧洲人信”中就曾经勾画了未来欧盟的轮廓:“世界历史上将前所未有地感受 到云集了众多自由人的如此强大的联合体,战争、恐惧和苦难将前所未有地被如此出色的对手战胜”。他尤其呼吁消除壁垒,进行商品贸易、货币兑换、经济政策协调;成立欧洲最高法院、通过普选建立欧洲议会。

正如他所预言,这一共同议会于1952年成立,1962年被称作欧洲议会,1979年,欧洲议会的全体议员都由民众直接选出。议会在欧盟机构中成为一个新的舞台,一位法国妇女西蒙娜·韦伊(Simone Veil)曾担任过议会主席,她过去和现在仍一如既往地全力捍卫着欧盟理想—“各国人民超越仇恨和野蛮,走上民主与互助的道路”。

如今,这一卓越的欧盟理想已成为现实,欧盟已经是一个兼有联邦制和政府间特点的超国家机构,它的显著特点是既作为多样文化的源泉,又构成一个文化整体,从而具有世界性。这些先驱们在构想、设计欧盟的同时也引领了欧盟文化的崛起,我们应该尊重这样的文化,并传递给后代。欧盟文化获得了跨世纪、跨国境的持久、稳固的发展空间。

阿尼克·边奇尼 文

朱祥英 译

最新修改 23/07/2013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