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盈:在法国国家行政管理学院(ENA)的九个月

新华社对外部记者。2004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和大部分同班同学一样,我把到法国深造看成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也是一个必须完成的心愿。

JPEG

梦想成真是在我进入新华社工作的第四个年头,报考了法国国家行政学院(ENA)的进修项目。这是一个公派留学生项目,需要两轮考试,竞争者来自全国各地,都是有着多年工作经验的实力派,而我甚至连国门都没踏出过。幸运的是我最终考取了,同时获得了法国政府奖学金,从经济来源上解除了后顾之忧。

去法国之前,我以为考进ENA是最难的事。其实,到了法国才发现,无论是适应海外的生活,还是跟上学习进度,对自我能力提出了更高的挑战。

客观地说,法国为留学生提供了很多优惠措施,比如不同类型的奖学金,大学生食堂的伙食补贴;每个留学生不论年龄,可以同法国公民一样申请住房补贴;奖学金生还享受免费的医疗保险。

ENA在几年前从巴黎搬到了斯特拉斯堡——法国第六大城市、欧洲首都(因为很多欧盟机构设在那里)。学校毗邻着著名景区“小法国”,是一个老庭院,院中间有一棵大树,教学楼把树围了一圈,也就是那么大了。

中国人可能很不适应,法国所有的商店晚上7点就打烊,周日还不开门。斯堡是一座安静的城市,和热闹的首都相比,倒是非常适合学习。过了晚上8点,大街上就基本上看不见人了。

在大学读了四年法语,工作四年也在法语领域,真到当地一看菜谱,一上超市,都是生词。所以,到法国学习,其实更是在法国生活,把书上学不到的东西在这里学到了。

我们是国际班,全班28个学生来自24个国家,其中有一半是非洲法语国家。老师讲课自是把我们当法国人对待,完全没有放慢语速的意思,一上来就是法国、欧盟的政治、行政架构。刚开始,我半猜半蒙,能懂50%。整个进修下来九个月,不知不觉“赶鸭子上架”,课外还要读书、写报告、听新闻,最后能听懂八九成了。

法国教育最值得推崇的一点就是把理论运用到实践中。在ENA针对外国人开放的3种培训项目中,每个项目都要求进入法国政府机关或公立机构实习两个月。我有两点感受:一是政府的开放程度让人惊讶;二是提供了一个观察“象牙塔”之外的真实法国的机会,难能可贵。而我的大学同窗在法国其它高校学习的时候,也无一例外地有社会实践的“必修课”。

虽然我是全班最晚被分配到实习单位的一个,但却是被人人羡慕的安排——在卢浮宫上班。这算是给我结实地上了一课最精彩的西方古典艺术史,后来在偌大的王宫里竟能穿梭自如而不迷路,我引以为成就。

公派留学有一个缺点,就是期限总是死的。九个月时间一到,就要重新踏上来时的路。两年以后,回过头看,真是一段随着时间发酵而越来越香醇的记忆。

从我本身的专业角度而言,对法语的掌握程度有了一个质的飞跃,自不待言。

从职业角度谈,ENA是了解法国国家运作(包括遇到了哪些挑战?未来何去何从?)最好的场所,而我又主要做中法关系的报道,直接活学活用。甚至与卢浮宫的缘分,在我日后回国的文化采访中起了一个良好助推器的作用。

再说个人,法国的美食、美酒在国内就垂涎三尺,来了以后岂能不大快朵颐?这是人生的重大乐事。另外,法国位于欧洲大陆心脏,这个优越的地理位置让我在欧洲游历节省了不少车马劳顿的时间。更何况法国本身就有众多博物馆、城堡,还有很多保存完好的中世纪村庄,徜徉其间,不觉忘记我们已经身处21世纪。

最后有两个心得要和即将启程去法国的朋友分享。首先,如果真的想了解一个文化,要给自己创造机会,敞开心扉,多和当地人接触。法国人在表达上可能比较直接,有一个前辈送我四个字“不卑不亢”,足以应对。另外,学习的时间总是很快就过去,所以在去之前先明确自己的方向,在去之后多听、多想、多问、多写,收获总在自己。

最新修改 20/01/2011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