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法国作家 [fr]

骑上自行车,靠着双脚,卡特琳•屈塞(Catherine Cusset)丈量了上海。随后,在上海法语培训中心文学教师Denis Virot的主持下,围绕自己的小说《另一个爱人》,她与上海法语联盟的学生们一起进行了分享。

JPEG
这里的“另一个”人,正是法国著名歌手雷欧·费亥歌曲中的他/她,还记得歌词如下:

当时光流逝
一切随风而去
音容不再
心亦死去
不必追寻,不如归去

当时光流逝
一切随风
而去
曾经寻觅的爱人
蓦然回首,在雨中伫立
随着时光消逝无迹
粉妆之下的誓言,在夜色里
文字与胭脂遮掩着

当时光流逝
一切随风而去
最美的回忆里,你依然面容悲戚
记忆的回廊,凄凄惨惨,寻寻觅觅
在这周六的夜晚,温柔独自远去

当时光流逝
一切随风而去
一点一滴,曾对他/她深信不疑
清风宝玉,曾对他/她倾囊相许
都去吧,好好的去
又为了谁甘愿匍匐于地
为了谁贱卖灵魂求乞

当时光流逝
一切随
风而去
忘却所有的激情
忘却可怜的人们对你的低声呓语
勿要晚归,让风寒远离

当时光流逝
一切随风而去
那如倦马的苍老疲惫
那冷榻上的刺骨寒凉
那看似自得的孤寂,
所有爱恋,随风而去。
那些被蒙蔽双眼的往昔

在《另一个爱人》中,音乐是托马斯内心生活的核心,他的笑声里既有欢乐也渗透着绝望,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对于社会的不公,托马斯很敏感,他相信美国梦。托马斯将自己归为弱者群体,而美国导致他最终走入绝境。

托马斯代表了一类人,他们无法像芸芸众生一样与社会和解,他不平庸,无法做到像普通人一样庸庸碌碌。他长得太高了,还患有躁郁症。一个人患有一种可以被治愈的疾病,但却是精神类疾病,在社会中又要如何生活呢?

托马斯有渴望。是否过于强烈的欲望会导致失败?什么是成功?作者认为,是“内心生活,智慧和知识的乐趣”。

“拥有不同的生活是可能的,前提是要能够接受他人对自己失望,不过这很难。”

卡特琳•屈塞在她的手稿中写道“因为我们只能这样做”,(写作)就像做蛋糕一样,我们要给作品沉淀的时间,之后再一遍又一遍的修改。

“请讲法语”(2019年“国际法语日”活动口号)

卡特琳•屈塞直言不讳地表示:“我是一名法国作家。法语是我唯一的文学语言。虽然我在美国生活了三十年,也会用英语写文章,但是语言的雕琢只能用法语完成”。

JPEG

卡特琳•屈塞

法国文学作家,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博士论文研究萨德侯爵,目前已侨居美国25年。1991-2002年间,她曾任教于耶鲁大学负责十八世纪法国古典文学课程。为了能够专心投入写作,2002年屈塞女士辞去大学教职。截止目前,她已写作14部小说,并且均在法国伽利玛出版社出版。然而屈塞女士在文坛的初放光芒还要追溯到1990年:她的第一部小说《罗马尼亚女孩》被作家菲利普•索莱尔斯收录到其主编的丛书《无限》中。

五年后, 她的第二部小说《天真无邪》(发表于《白色》系列)收获评论界的一致好评并入围费米娜文学奖终评。2000年出版的《简的故事》销量高达20余万册,一举夺得《Elle》杂志读者大奖并且进入法国美第奇文学奖终评,大获成功。隔年出版的作品《家族的仇恨》同样得到了评论界的赞誉。2008年发表的《前途光明》被视作屈塞女士目前最为成功的作品,销量高达30万本。小说灵感来自其早年移民美国的罗马尼亚裔婆婆的经历。作品获得包括美第奇文学奖和龚古尔文学奖在内的提名,并最终摘得“龚古尔中学生奖”的桂冠。而凭借小说《另一个爱人》,她早就在2016年再次入围龚古尔文学奖终评。

最新修改 30/04/2019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