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女性在行动” [fr]

法国欧洲与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先生讲话(节选)(巴黎,2019年3月8日)

一年前的同一天,我曾向大家介绍法国为争取男女平等而采取的新的国际战略,这也是法国到2020年的路线图。为了明确其特点,我使用了“女权外交”这一说法。这个说法曾经令一些人感到惊讶。一年过后,我要在这里告诉大家,我要求将其付诸实施也愿为之担负职责。该说法清晰地阐述了一些内容:男女平等是全球范畴的一个政治利害问题,因此,它应当成为我们对国际秩序和人类进步观念的理解的一个标志。我们认为,它与人类进步观念是相关联的。

今年,3月8日再次使我们关注女性在全世界所遭遇的身体或性暴力、经济不平等及在社会或职业中遭受排斥的现象,尤其是在政治领域。这个日期也让我们注意到,女性为获得解放而开展的斗争的收获是微弱的,确保其性健康和生育健康的权利也是如此,包括在欧洲。

得益于到2022年将法国的官方发展援助(APD)占比提高到法国国内生产总值0.55%的努力,法国支持有关男女平等的发展项目。这一优先事项已被列入2018年2月的法国国际合作与发展部际委员会(CICID)的决议中。共和国总统宣布,从今年起,法国开发署(AFD)将额外投资1.2亿欧元为实现这一目标的项目提供资金。此外,法国在2019年为联合国妇女署(ONU Femmes)做出的贡献将有显著增加。

法国的外交行动也致力于在七国集团的工作框架内、在我们即将召开的各部级会议期间处理男女平等问题。包括4月初由我主持的迪纳尔外长会议,还有7月初召开的发展与教育部长会议,届时将着重强调以下几个重点优先事项:女童教育;妇女经济赋权,尤其是在非洲大陆及萨赫勒地区;打击针对妇女和女童的一切形式的暴力;妇女参与和平进程。每次会议都旨在依据法国标准化协会(AFNOR)制定的标准来明显促进男女平等,包括在组织层面。

因为这一行动倚仗我们所认可的基本原则,所以促进女性权益是我们在各地及精神领域所采取的所有斗争的一个必然结果,不论是打击恐怖主义、捍卫民主原则,还是减少不平等现象。通过越来越持续的、复杂的、给平民造成更加严重影响的及轻视超级暴力的一些冲突,我们意识到性暴力被当作战争武器。打击在冲突地区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将成为我们在2019年的重大优先事项之一。

这一现象已经引起了国际关注—证据就是,作为雅兹迪女性事业象征的纳迪娅·穆拉德,及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为遭受性暴力的女性而采取行动的丹尼斯·穆克维格,他们被授予了诺贝尔和平奖。我很高兴共和国总统刚刚授予杜玛哈女士首届西蒙娜·薇依奖,我向她致意并表示祝贺。该奖项由法国欧洲与外交部及法国外交网络负责落实,将成为突出杜玛哈女士为帮助遭受博科圣地组织迫害的女童所做贡献的契机。得益于杜玛哈女士采取的行动,喀麦隆的许多生命发生了改变。

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这就是为什么法国在有需要的各个地方采取行动,帮助那些遭受暴力的人并打击罪犯不受惩罚的现象。我认为,尤其是数以千计的雅兹迪妇女所遭受的苦难,她们在奴隶市场上被贩卖,遭受着伊斯兰国的暴政。许多其他的基督教或雅兹迪女性也有着和纳迪娅·穆拉德一样的命运。很多人失去生命或是失踪。其他人在我们想象得到的困难中努力重新振作。当我们用一种,我要说的是让我惊讶的理解,去探讨那些前往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法国女性的命运时,我要重申是一种让我惊讶的理解,我希望我们能更多的记住我刚刚提及的那些幸存者的命运。我曾在埃尔比勒与雅兹迪社团的代表进行会面,他们告诉我那些在难民营中的妇女的状况,及其为寻回或是重新买回—因为事实就是如此—那些沦为奴隶的妇女所做出的努力。

就平等而言,向所有的国际伙伴们强调他们通过承诺及其认可的国际准则相连,这是非常重要的。法国欢迎明年召开纪念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会议(“北京+25”),当天,其行动计划仍是男女平等方面的主要规范性参考文件。

瑞典曾在两年内是法国在安理会的一个特殊合作伙伴,一个推动“妇女、和平与安全议程”的特殊合作伙伴。现在,我们决定与其一道发起一项打击性剥削与卖淫的新倡议。和瑞典一样,法国通过了有关打击性剥削的雄心勃勃的立法。法国愿与瑞典外交部长玛戈特·瓦尔斯特伦一起共同发起一项我可以毫不迟疑地称作废奴主义的国际倡议。在这一框架内,我们两国将在近期内参与由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ONUDC)发起的反对人口贩卖的 “蓝心运动”(Cœur bleu)。

最新修改 13/03/2019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