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个方面看里斯本条约

2007年12月13日,欧盟27个成员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于里斯本会晤,签署新条约。各成员国于是开始条约的批准程序。

JPEG

葡萄牙外长路易斯·阿马多、欧洲理事会主席若泽·索克拉特斯迎接尼古拉·萨科齐(里斯本,2007年12月13日)©欧盟葡萄牙轮值主席

从四个方面看里斯本条约

img9798|center>

路易斯·阿马多、贝尔纳·库什内、尼古拉·萨科齐、若泽·索克拉特斯和弗朗索瓦·菲永在一起
(里斯本,2007年12月13日)©欧盟葡萄牙轮值主席

o为什么说它是简化条约?

说它是“简化条约”,那是因为:

- 欧盟的目标通过简单明了的方式进行表述,包括:和平,人民的安逸,自由、安全与公正区域,充分就业,社会进步,高度竞争的社会市场经济,反对社会排斥和歧视,公民保护(第1条第4项);

- 条约确定的大方向同样十分简洁:使欧盟机构与从今以后拥有27个成员国的联盟相适应,更新自由、安全与公正区域及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将特定多数表决程序(即得到55%、代表欧盟总人口65%的成员国的支持)推广运用到30多个领域,赋予欧盟稳固的权限以应对将来的挑战。

- 条约的结构非常简单:前两条为修改现有两个条约的条款,即《欧洲联盟条约》(机构、强化合作机制、外交与安全政策、防务政策)和《欧洲共同体条约》;后者成为《关于联盟运行的条约》,明确了欧盟的权限及活动领域。第3至7条为最后条款,所有国际条约中均可找到类似的条款。

o竞争本身不再是可以作为联盟政策之基础的一个目标。

竞争可作为服务于消费者的一种工具,与其他工具一起使用,而且仅此而已。现有条约将竞争作为共同体的目标之一,新条约取消了该项目标。联盟的目标中未提及竞争(条约的第1条第4项、第2条第12项)。

o通过议定书保护公共服务领域;议定书与条约具有相同的效力(议定书之九)。

有了这份议定书,成员国将具有更大的行动余地;它们将有权提供、组织公共服务,为公共服务提供资金,达到高品质与保证的通用服务的目标。议定书同样考虑到了具有普遍经济利益的服务的多样性,以及由于地理、社会或文化处境的不同,在消费者需求及偏好方面可能存在的差异。

此外,欧盟将可以依照特定多数表决程序通过一项关于公共服务的条例,为公共服务的运作条件提供保证(第2条第18、27项)。这些运作条件将以积极的方式确定,而不再作为竞争规则的例外。

JPEG

尼古拉·萨科齐和贝尔纳·库什内签署里斯本条约
(里斯本,2007年12月13日)©欧盟葡萄牙轮值主席

o欧盟首次把在全球化的框架下保护其公民作为自己的目标(第1条第4项)。

o条约中一项概括性社会条款要求欧盟在制订并实施总体政策时,必须考虑“与促进高就业,保证足够的社会保障,反对社会排斥,以及某种教育、培训和人类健康保护程度有关的各种需求”(第2条第22项)。条约还要求定期举行有关增长与就业问题的三方“社会峰会”(第2条第115项)。

o为一系列新的社会权利提供保障的《基本权利宪章》从此将具有对抗性质(即欧洲公民可以在法庭上援引宪章的规定,要求撤销与宪章相违背或者有悖宪章规定权利的行为)。

里斯本条约赋予《基本权利宪章》与条约相同的效力。宪章中尤其包括:

- 集体谈判和行动的权利;
- 社会保障和社会救济的权利;
- 运用具有普遍经济利益的服务的权利;
- 针对不当解雇的保护权。

因此,在欧洲范围内通过某一项推翻该等权利的措施将不再可能(第1条第8项,及《基本权利宪章》)。

o 法国社会保险制度的基本平衡不可能受到欧盟的质疑(第2条第51项)。

3. 里斯本条约使欧盟机构更加民主、更加有效

- 成员国对于理事会的影响力与其人口成正比。
- 成员国将推选一名欧洲理事会主席,任期二年半,以更好地确保欧洲理事会工作的连续性。鉴于新条约在得到各成员国批准后应该于2009年1月1日 生效,首任主席将于法国轮值主席(2008年7月1日至12月31日)后开始履行职务。
- 欧盟委员会主席由欧洲议会选举产生,这将增强欧洲议会选举的重要性及其对于联盟运行的影响。
- 创设了一项公民立法动议权(第1条第12项,新第8B条;第2条第37项)。
- 成员国议会可以监督联盟的行动,使其真正地在那些相对于成员国单独行动而言可以产生实际附加值的领域内行事,并且在选定基本政策时能够尊重成员国的权能。成员国议会可以集体方式向欧盟委员会和欧盟立法机关递交“阐明具体理由的意见”,并可导致欧盟委员会撤销某项立法动议。条约鼓励成员国议会之间保持对话(议定书之一、二)。

o新条约可使联盟在战略领域更好地运行。

作为尼斯条约和阿姆斯特丹条约的延伸,新条约规定可在30个重大领域运用特定多数表决程序,这些领域包括:应对气候变化、能源及能源团结、研究、一体化、反对歧视、紧急人道援助、反对有组织犯罪及恐怖主义等。

o对外行动政策、防务政策及“自由、安全与公正区域”得以更新。

只有一个强大的欧洲,才能使我们可以与我们的合作方(美国、俄罗斯、中国、日本、巴西等)平等对话。新条约设置了“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职位,这样,当联盟采取共同立场时,可以欧盟机构的名义在国际组织内部代表欧盟发表意见。他将同时对成员国和欧洲议会负责。

在防务方面,参与程度最深远的成员国之间将可以开展有效的合作,承担最艰难的危机管理任务(“结构性合作”)。

联盟在裁军、顾问及军事援助、冲突预防、冲突结束后维稳等方面获得了新的权限(第1条第47项)。

一个全新的欧洲自由、安全与公正区域得以设立;将可以对欧洲犯罪(恐怖主义、洗钱、贩卖人口、武器走私、有组织犯罪等)确定一致的定义。

- 刑事调查与追捕将通过欧洲司法组织(欧盟成员国法官组成的团体,它可能演变为欧洲检察院)得到更好的协调。法官在刑事调查方面将可以更好地行动,不再受边界的束缚。
- 各国警务之间将可以更好地合作,以识别恐怖分子、毒贩。欧洲警察组织的权力将逐渐加强(目前,欧洲警察组织受国际公约的调整,有关其权力的任何变化需经历漫长的外交谈判,并得到27个成员国的批准)。
- 将设立一个共同的庇护申请处理系统,庇护申请者的地位将被统一。当出现某个国家大批量接收难民的情形时,将可以在明确责任分担的范围内制定一些临时措施;将设置一种边境一体化管理系统。
- 最后,成员国可以在移民与一体化方面制定真正的共同政策,并可以与移民来源国展开共同对话(第2条第62至68项)。

o 成员国(希望走得更远,且涉及某个特定欧洲项目)之间强化合作的组织变得更加灵活(第1条第22、45及51项)。

最新修改 02/09/2019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