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婚姻与亲子关系 [fr]

传统的家庭构成

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构成单位,从前中国家庭范围更加广泛,是以家族为单位,家族所有成员姓氏相同。家族最基本的角色就是保护并服务于家族中的每个小家庭,小家庭完全可以信赖来自家族的支持。每个家族都有家谱,长时间以来,家谱一直充当着官方户籍登记簿的角色。

家庭则包括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所有家庭成员,每对夫妇带着自己的孩子生活在独立的房子中。有时,一整个村庄就是一个大家族,村民们都拥有同一个姓氏。

传统的中国家庭遵循父系制度。父亲是家庭的领导,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必须听命于他。尊重父权,也就是所谓的“孝”,是最基本的伦理道德准则。孝道和所有家庭生活都受到礼节的规范。中国许多古典书籍中都对礼节有所阐释,礼节可以说是传统中国家庭中权利和义务关系规定的最主要来源。

父权下每个家庭成员所要履行的最重要的义务就是,在父母仍然在世的时候,不允许分家和另立门户。

传统礼教下的结婚和离婚

婚姻是家庭的基础。和葬礼一样,结婚是非常庄重的一件事,而且必须遵循一些严格的规定:一夫一妻制,但是允许纳妾,以及异族通婚制,即男人不能娶自己家族里的女人,也就是说男人必须和外姓女人结婚。

女孩嫁到男方家庭后,从法律上来说,她就和自己原来的家庭脱离了关系。在她的丈夫或未婚夫死后,女人仍然是男方家庭的成员,如果她想再婚的话,必须征求男方家庭的同意。

结婚要经过一个非常长而且十分讲究的过程,首先要订亲,在订亲的时候,男方家庭要给女方家庭下十分贵重的聘礼。

婚姻最重要的是要遵循父母之命。只有父母,更确切的说是父亲,才能决定解除婚约。

在唐朝的时候,夫妻双方可以因为“没有感情”而采取某种形式的离婚,即“和离”;还有一些特殊的情况也可以导致婚姻自动解除(如丈夫对岳父岳母施暴),即 “义绝”;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种由家庭古法规定的离婚形式,即所谓的“出妻”,休妻。东周(公元前771年至256年)时第一次为出妻规定了七条理由。在这七条理由中,最重要的是妻子与人通奸,不孝顺公婆,还有妻子患有严重传染性疾病。

亲子关系

作为社会支柱的家族和家庭内部的继承权受到许多规矩的制约。直到1931年,中国的继承制度依然分为宗祧继承和财产继承。为了保证宗祧的传承,即血脉和姓氏的传承,正妻的长子,即嫡长子将继承宗祧,如果正妻无子,则不得不立贵妾之子。继承人必须属于被继承人的家族,是被继承人的下一代,继承的顺序根据亲族等级来定。

通常,死者的财产由儿子或者法定继承人来继承。死者的寡妻可以暂时管理财产。但是,其他人也可能获得一部分财产,比如说养子和女婿。女子出嫁后,原则上在娘家没有继承权。但如果出现“户绝”(即家无男子承继宗祧)的情况,女子还是可以依法取得全部遗产。

古人们要严格遵守这些继承权方面的规矩,所以遗嘱基本上没有作用,也很少见。加上婚姻上的那些规矩,这些祖宗的规矩使得家庭成为一个稳定而且强大的组织。

新的家庭法律

旧的家庭体制作为中国传统社会的基础,一直以来被人们看成是社会进步和个体解放的障碍,它从1911年开始渐渐被人们抛弃。

中国现行有关家庭的法律中最重要的是《婚姻法》,该法于1950年第一次颁布之后,经历了1980年第一次修改,直到2001年最近的一次修改,该法反映了二十世纪,尤其是中国共产党当权后中国家庭体制的变迁。不过,在新的《婚姻法》中,也能找到对旧时家庭法内容的继承。

从父权体系到夫妻平等

中国有关家庭法律的变迁中最重要的应该就是从父权体系到夫妻平等的变化了。和传统的做法一样,妻子可以保留她的姓氏,但是当今的妻子拥有和丈夫平等的家庭地位,而且在家庭财产的拥有和处置权上,妻子和丈夫也是完全平等的,在家庭财产中,法律还区分了夫妻共同财产以及夫妻个人财产。

夫妻平等还体现在法律禁止丈夫纳妾的行为。

婚姻:变革与延续

婚姻行为的另外一个深刻的演变就是婚姻不再取决于父母之命,而在于夫妻双方两厢情愿,而且结婚的程序也简化了,传统婚俗的各个程序被行政登记取代。中国传统婚俗中的定亲和下聘礼也不再具有法律效力了。

除了这些巨大的变化之外,在《婚姻法》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对旧时婚姻法中某些细节的继承。因此,在结婚的必要条件中,《婚姻法》规定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疾病的男女禁止结婚。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对于繁衍后代的重视,而且恶疾也是古代婚姻法中可以休妻的七出之一。

现代《婚姻法》中异族通婚也被保留了下来,只不过不再以姓氏作为标准,而是规定了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禁止通婚。

《婚姻法》还规定了结婚的最低年龄(女20岁,男22岁),古代的结婚年龄则取决于皇帝的命令。古代结婚最低年龄的规定是控制人口数量的一种手段,想提高人口数量的话,结婚最低年龄就会被定的很低,想减少人口数量的话,结婚最低年龄就会被定得很高。现在的法律鼓励晚婚,一些省份还会制定法规将最低结婚年龄推迟三年,这体现出中国官方控制人口增长的决心。

旧时关于婚姻家庭的法律和现代法律之间最重要的传承就在于继续将婚姻法看作是家庭的基石。《婚姻法》和各省的法规继续将婚姻和生育联系在一起。

离婚,在古代主要体现在丈夫休妻行为上,而在现在的中国,离婚变成了一件相对简单的事情。《婚姻法》规定男女双方可以自愿离婚,也可以由男女任何一方提出离婚要求。自愿离婚的,只需要到婚姻登记机关提出申请。在一方不同意或者调解失败的情况下,另一方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对于丈夫离婚的限制在于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另外就是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但军人一方有重大过错的除外。

亲子关系:家庭和谐重于孝道

现代亲子关系的基础就是一对夫妻的所有孩子都是平等的。所有孩子都有同样的权利,不论他们是婚生子女还是非婚生子女亦或是养子女。子女和生父母间的权利和义务关系,只可能因为子女被其他人收养而解除。而对于传统的传宗接代观念最大的改变就是子女可以随母姓。

父母有保护和教育未成年子女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的义务。当然这一父母和子女相互间的义务不仅仅存在于中国的法律中。它不仅可以被看作是旧时注重家庭稳定和孝道传统的延续,也可以被看作是父母和儿女关系的一个新平衡器,因为它也规定了父母的义务和儿女因此所享有的权利。所以,这一改变就具有了更加广泛的意义。中国经历了从孔子建立在等级制度下的和谐社会(在孔子的理想社会中,每个人都是别人的儿子,儿子要遵从父命,帝王是上天之子,所以要尊天命),到当代建立在所有公民平等基础上的和谐社会这一变迁。

但是,关于婚姻家庭法律最新的变化就是70年代初的计划生育和1979年的独生子女政策,目的在于控制人口增长。《婚姻法》第2条和第16条都规定了要实行计划生育。但是独生子女政策并非以同一种方式针对所有公民,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某些夫妻可以生第二胎(如果第一个孩子有残疾而且不能正常工作,或者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或者农村夫妇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孩的话,可以生第二胎)。

计划生育政策甚至得到了宪法的认可 [1],该政策对于深刻改变中国家庭的组织结构,重新定义父母与子女关系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中国有关家庭法律的变迁正处于政治决策和社会发展的十字路口,并对法律的角色提出了疑问。

[1中国《宪法》第25条和第49条。

最新修改 14/04/2017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