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杨•阿吉拉(Yann Aguila) 《世界环境公约》 [fr]

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结束之后不久,法学家俱乐部环境委员会主席杨·阿吉拉(Yann AGUILA)就建议要通过一份《世界环境公约》。起草小组在与一个由百余名环境法专家组成的国际团体多次磋商之后,提出了世界公约草案,这是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基础性文本,法国总统马克龙2017年9月19日将该公约草案递交至联合国。

JPEG

杨·阿吉拉,您是起草《世界环境公约》草案的法学家俱乐部环境委员会主席。您觉得通过这样一份公约有何重要意义?

我们今天之所以建议要通过一部《世界环境公约》,是因为我们坚信只有世界性的整体化的强有力的管理才能令我们迎接当今时代环境所带来的挑战。但是,目前可供我们使用的法律工具还不能令我们实现这样的管理。一方面,确实存在很多区域性公约,但仅能处理部分问题(气候、废物、生物多样性……),导致已采取行动的碎片化和缺乏协调。另一方面,一些已有的全球性宣言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例如1992年《里约环境与发展宣言》,违反该公约的行为不受任何国内和国际法院的制裁。因此,《世界环境公约》便志在提出一份即是全球性又对国家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

《世界环境公约》采用什么手段来实现上述目标呢?

我们所设想的《世界环境公约》是一个各方合意的文本,相对来说较短,重申了已有宣言的重大原则。但是该公约将成为国际环境法的一块基石,对于各区域性公约有统领作用,而各区域性公约各自负责在特定领域内落实《世界环境公约》规定的原则。《世界环境公约》的一大利器就是公民个人可以在国内法院援引该公约,这就创造出一种司法活力。我们还建议成立一个监督委员会,来确保公约的有效适用:监督委员会的职能是监督公约的遵守实施情况,并对各签字国如何落实公约提出建议。

今年6月24日在巴黎索邦大学将公约草案递交给马克龙总统标志着数月工作的结束,请问接下来的程序是什么?

我们起草初步草案的工作的确已经结束。今年9月19日,公约草案已经由共和国总统在一个集合了多国首脑和政府代表的非正式全球峰会上递交给联合国。之后,联合国大会应该会通过一个程序性决议成立一个委员会,负责起草一份更正式的草案文本,并将最终文本提交给联合国大会或者某专门国际会议讨论。最后,文本一经确定,公约将交由各国签字并批准。这个程序会持续数月,正因如此,我们才不能浪费时间。我们希望马克龙总统能够说服诸国相信公约的紧迫性,从而为公约求得最广泛的支持联盟。之后的事就由我们的政府和外交官来决定了。

杨·阿吉拉,法国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律师,在巴黎政治学院和巴黎律师公会培训学校教授公法和环境法。他还担任法学家俱乐部环境委员会主席,法学家俱乐部是法国首个法律智库团体,也是与洛朗·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一同倡导《世界环境公约》的主要成员之一。在第二届中法法律与司法交流周活动之际,杨·阿吉拉10月13日来到北京,将《世界环境公约》介绍给中国民众。

Le Pacte Mondial pour l’Environnement
http://pactenvironment.org/fr/

Le Club des Juristes
http://www.leclubdesjuristes.com/ve...

PDF - 336.1 kb
世界环境公约(草案)- 2017年6月24日
(PDF - 336.1 kb)
PDF - 277.3 kb
Toward A Global Pact for the Environment - White Paper
(PDF - 277.3 kb)

最新修改 02/03/2018

返回页首